<
>
   
年輕藝術工作者坦誠相見激發靈感的聚會所,陳文欣

 

文/陳文欣1989.12週末雜誌

它是一幢外觀不起眼的老房子,但是內裡迸出來的藝術光芒,卻叫初探其門的人睜不開眼,因為,有六個臭皮匠窩在裡頭集思廣義,激發靈感,所以彈射出來的即使是吉光片羽,也是一股聯集之力量。這兒有人視它為攝影工作室,也有人當它是藝術創造力的發電廠。
從南京東路轉進伊通街,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車馬聲,依然滾動沸騰著,伊通公園旁一幢不怎麼起眼的三層樓小屋,正因為它太平凡了,不值得大驚小怪,待你步上直統統的二十級階梯,竟是個攝影工作室,只見一片漆黑和霎那間的閃光,在視覺遭到兩極化的不適應後,繼續穿梭黑暗,快步踏上三樓,哇!只能以「別有洞天」四字來形容了。
潔白的牆面掛著一組一組的小型連作,試著與你對話,一件一件的迷你雕塑,站在淡灰的基座上,它們都是親切的實驗作品,不是美術館內禁止觸摸的「大作」,擺在中間的玻璃大桌子光可鑑人,是自行設計、請鐵工廠做的,桌上永遠變換各種顏色的小生命,挺嬌嫩也頗討人歡心。這兒的主人並不認識你,但早已面帶微笑,表達歡迎之意,「蠻奇怪的﹖我真的這麼受歡迎嗎﹖」第一次來訪的人不禁反問自己,別懷疑,是真的,這樣的感覺真好!在這兒你找到了「真誠」。
這裡是一群熱情於藝術創作的年輕人,聚會、談天、發表心得、互相討論的地方。當初這地方是怎麼來的﹖六人之一的黃文浩回答:「SOCA(現代藝術工作室)」結束後,我們每星期找一家coffee shop聚會,談創作、談生活感觸,我們年齡相近,個性互異,聚會持續了半年,有鬥志高昂的時候,也有低潮與苦悶,我們確信面對面的討論,對彼此的創作都有進步,於是,找一個固定的『家』實在太迫切了。」
沒想到這棟不起眼的老房子,在他們慢慢添加設計後,竟愈來來愈討人喜歡,「剛在此落腳時,真是找不出任何風味﹗」「嶠的功勞最大﹗」滴滴都是大伙集思廣義,經過陳慧嶠靈巧的雙手做出來的,黃文浩回憶:「我們常在都市中或鄉間狩獵,撿回很多『破爛』,加以洗理、修飾。」現代感的玻璃桌配上三十年代的靠背圓椅,有點後現代風格!裝上投射燈後,每個人都陶醉在光影營造的氣氛下,作品也變得更美,「嶠常在白天也開燈,享受氣氛。」他們都愛極了這個家!
此時,落地窗外的小陽台,不斷地催促你將腳步移動過去,你看!牆邊養著水生植物「水芙蓉」的石槽也是撿回來的,不知道裡頭有沒有鑽動的小魚,把縫衣機的底座留下來,竟也被改裝成別緻的咖啡桌,地上紅磚一塊塊緊密排列,大半長出薄薄的青苔和紅磚相映成趣,應是大自然的藝術品,陽台最外側舖著白色小圓石,有「禪」的意味,白石讓環境顯得寧靜,一片落葉一點露,飄落在白石上,都能顯現它的美。有一排粗大的鐵釘從左邊懸掛下來,不知是誰的大作,給粉牆增添了陽剛氣,四周的盆栽、吊籃植物,加上斜斜曬進來的陽光,讓這兒更生氣盎然。夜晚點亮吊燈,唯一的光影下,相視而談,別有情緻,這兒的空間、氣氛是絕對的,不擔心第三者突然闖入。
藝術帶來喜悅!這麼Easy的環境下,絕不喜歡太嚴肅、太正經氣氛。面對作品時,他們真心的討論善意的建議,誰想到點子誰就說出來,「動機純正」只為求進步,集合不同個性的人互相適應確實困難,也因為長久相處,讓他們發現對方的優點。此外,這兒也常邀請不同領域的朋友來聊天,是激發創作的好方法,例如看完一部片子,然後回來一起討論,或者到MTV、KTV去,看看有沒有新的感受,談佛學談到激烈地辯論....,各種可能、各種刺激,在此啟發更寬闊的創作空間,他們說:「自然的氣氛、相處後的真誠,讓我願意說出心裡的話。」六人之一的劉慶堂也打了個比喻:「來到這兒大伙都不設防,進門前早已繳械!」
你對藝術創作有憧憬嗎﹖來這裡談天說地的門外漢比例很大,相同的是都有一顆對 藝術好奇的心,這兒已發生潛移默化的藝術教育功能,美化你的心,也將美應用在生活層面,來一次的人會喜歡來第二次、第三次,無怪乎他們說:「我們正廣結善緣,蓄勢待發呢!」

Copyright © IT PARK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