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台灣新生代畫家的創作理念及其生存困境─「公園」裡有個烏托邦 「公寓」內熱力十足,謝金蓉

 

文/謝金蓉1994新新聞周刊

異於體制內立史立傳式大展,台灣美術界近年來崛起「另類」團體,他們集結於一個自給式展覽場所,在美術史中心論述外從事邊緣戰鬥的創作。
台灣美術界近年來最具代表性的「另類」團體,是「伊通公園」、「二號公寓」,還有「南北阿普」。他們各自擁有一個展覽場所作為基地,分別集結了一批新生代畫家,其中很高比例擁有國外的美術碩士。
目睹著近來的美術界,無論官方美術館或民間商業畫廊所爭相主辦的立史立傳式大展,這批另類空間裡的另類畫家們有著很多意見,「伊通公園」的「園長」陳慧嶠說,「很奇怪,為什麼都是三、四十歲的年輕人急著寫歷史﹖」「二號公寓」的侯宜人也問道,「我們二十二個成員裡,十幾個都有留學國外的碩士學位,而且各國都有,這不是台灣的主流嗎﹖」

美術事畫家有話說
這些另類空間所舉辦的展覽,不需要去依附話題、不需要去跟隨流行。「二號公寓」本年度的「戶長」范姜明道就以今年度的主題展做說明:「我們每個人填五個主題,得票最高的前五名,就是今年上半年的五個主題展。」「二號公寓」用開會投票方式決定出來的主題展,包括有「二號公寓大戰馬蒂斯」「毒害(煙毒、文明、藝術)」「纖維=藝術」主題展就是因為有兩位剛回國不久的女畫家專長在此,得到其他「寓友」的附和後,就開始準備四月的檔期了!
「伊通公園」的情況也很類似。理著大平頭的伊通畫家朱嘉樺歸納出一個很重要的現象:自從前年起,經營現代畫的新畫廊蓬勃成立之後,另類空間裡的另類畫家們開始有機會到商業畫廊辦個展,以至於「伊通」「二號」這樣的另類空間較常以群體的方式,用某些策略來推出團體展、主題展,等到群體式的策略用多了之後,藝術家的個別性反而都忽略了!
不過,「園長」陳慧嶠還是很自豪地說,現存的另類空間裡,「伊通」是唯一一處沒有畫家被其他商業畫廊經紀的地方。也就是說,這批「物以類聚」在「伊通公園」的畫家們,很慶幸他們仍保有這一個藝術烏托邦。

台灣沒有藝術市場
在陳慧嶠、朱嘉樺、莊普等「園友」們的談話裡,不難找出他們反歷史、反政府的理由,這其中又以朱嘉樺最為直率,他認為「台灣祇有繪畫市場,沒有藝術市場」「在國外,畫廊的功用是要找出新的藝術氣氛與潮流,重點在發掘新人、培養新人,而美術館的功用是肯定那些可以放進歷史的人;可是,在目前的台灣,這些都還沒有!」
另類畫家的另類意見,經常給予美術館、商業畫廊不小的刺激。可是,除了批判,除了反市場以外,他們對於未來將被寫下的歷史裡,有沒有一些建樹呢﹖
「二號公寓」二月底剛在省美館結束的「台灣ㄙㄨㄥ」;後來,經過「寓友」們的奔波,終得順利展出。以團體名義到官方美術館申請辦聯展,是「台北畫派」當初成立的策略,因為當時商業畫廊很少給年輕的現代畫家辦展覽。時至今日,「台北畫派」到民生社區聯展,「高雄市現代畫學會」巡迴文化中心辦「台灣計劃展」,還有「二號公寓」仍舊和體制內的美術館進行折衝....這些都說明了在體制之外遊走、在美術史中心論述之外從事邊緣戰鬥的另類型畫家,每一個時代都有,但是,此時此地,能夠像這些「公園」「公寓」裡的畫家們大聲抗議「台灣美術史不等於《雄獅》加上《藝術家》」的,並不多見。

為新人尋找新空間
迥異於官方美術館、民間一般商業畫廊所流行舉辦的立史立傳式大展,「伊通公園」「二號公寓」這些流亡在體制外的另類空間,常常提供給剛回國、談得來的新人第一次發表的機會;也網羅到藝術學院的畢業生作為「園友」,藝院第三屆美術系畢業、擅長錄影裝置藝術的袁廣鳴,就是公園裡的畫家之一。不過,正像八○年代初就已發跡的莊普觀察到,一兩年來畫壇讓人有蓬勃多元的表象,可是,「很難發現新面孔」。
台灣祇有繪畫市場,還沒有藝術市場,是另類畫家們的共識;而一般商業畫廊祇求創造市場,沒有創造歷史的識別與涵養,也是另類畫家們最擔憂的。十年前還沒有機會個展的這些畫家們,目睹著「台灣美術史」的浪潮強勢湧來,他們還是選擇大戰馬蒂斯,或者自詡為「亞熱帶植物」,這些到底是史內還是史外的作品,他們並不覺得重要。

Copyright © IT PARK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