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從那之後,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寫給伊通公園25週年,孫曉彤
伊通公園 二十年來不曾改變的仙人掌,孫曉彤

 

20年前,一群藝術家創立了伊通公園;20年後,伊通公園仍然如同「堂主」劉慶堂口中的仙人掌一般,在潮起潮落的台灣藝術生態中,孑然獨立。

1988年,伊通公園誕生的那年,同時也是台灣社會環境變動最為劇烈的時期,政治解嚴後的亢奮,對應在報禁的解除、媒體言論的自由開放、政治抗爭的頻繁與白熱化、股票與房地產的大起大落……,反映在文化思潮的解放,更是開啟了藝術在種種當代議題上的濫觴,不管在概念或是形式上,創作者以實驗性和前衛性格揭竿而起,創新的意念正在勃發,一場藝術的革命就此展開。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下,不滿足於現況成為年輕創作者們的共同心聲,「除了『春之藝廊』和『SOCA現代藝術工作室』外,那時台北大多數的畫廊,還無法接受前衛的藝術形式,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希望有一個空間可以展出當代藝術的創作。」莊普回憶道。

當時,剛從西班牙回國工作的莊普、一心想當藝術家的攝影師劉慶堂、剛從學校畢業的陳慧嶠,以及其他同樣熱中於當代藝術議題的盧明德、黃文浩、陳愷璜、顧世勇…等,就在如此的風雲際會中相知相遇,時常聚在一起談論藝術、分享創作、乃至議論人生,成為他們定期聚會的主要內容,地點遍及台北大大小小的咖啡廳。1988年的9月,這群愛說話的人終於因為劉慶堂想要成立攝影棚而有了正式的「家」--在連續看過幾個空間後,他們找到了這個位於當時還不太熱鬧的伊通街的空間,「當時覺得樓梯窄、空間小,但當我們看到二樓的陽台時,心中直覺:『就是這裡了!』」陳慧嶠說道,而這個現在被改裝成會客室的陽台,中央還置放著當初的玻璃鐵桌,歷經歲月更迭,見證著時光中在此開展的、種種關於藝術的辯證。

命之為「伊通公園」,其實包含的是這群創始者對於這個場域的基本構想--這是一個「場所」、而非一個有固定成員的「藝術團體」--只要是對當代藝術感興趣的人,都可以進入的「公園」,就如同黃文浩曾經為文說明的:「『伊通』不運作、不活動、不積極參與的『公園』性格,雖然閒散,並不就意味著不嚴肅,反而因此給自己預留了相當大的空間。不宣示、不戰鬥,但是對可能性的期待,以及對答案的保留,和對事件的延後反應,成了『伊通』發展有利的條件,因為不明確,所以我們不知道疆域有多大。」為了廣納更多的人,伊通除了接受各方的申請展覽外,也曾經在空間內設立咖啡座和酒吧,擴張了伊通公園作為公共場合的意義,不料這樣的「附加價值」有越來越凌駕於藝術的趨勢;2000年,他們決定結束酒吧的經營,讓伊通回歸到純粹的藝術狀態,就如同這裡一直強調的獨立性和自主性。問他們該如何定義「伊通公園」、「伊通公園」究竟算不算一個畫廊?「『伊通公園』並不排斥『畫廊』這個名詞,相反的,我們希望『伊通』能夠將『畫廊』的定義擴張。」莊普說道,而劉慶堂則進一步地補充:「『伊通』可以是一個畫廊、公園、藝術空間,我們有擁有的就是一種對藝術的執著和態度,順其自然地發展,『伊通』沒有成長或是轉型的問題。」

在如此低調又高度自主的條件下,經濟一直是伊通公園的長期的壓力來源,而一肩扛起所有經費責任的劉慶堂,唯一的收入來源卻只是他的攝影工作室,其間的沈重負擔,絕對是外人難以想像的。「看到劉慶堂常常在跑銀行三點半,我都會懷疑當初的理想是不是還存在?」當陳慧嶠言及至此,只見一旁的劉慶堂,仍然維持他一貫的淡然和溫和,他說,經濟只是外在的問題,他最在乎的還是能不能維持當初的單純和熱情、以及和伙伴之間的的默契與溝通,在他眼中,這順其自然歷經的二十載歲月,完成的就是他對於自己和台灣藝術環境的夢,雖然最後還是沒有成為藝術家,但做為台灣當代藝術發展歷程中的重要推手和見證者,劉慶堂認為,這樣的伊通,已經很足夠--翻開目前台灣重要的藝術家展歷,伊通公園,往往是他們初試啼聲甚至大顯身手的關鍵一役。

今年的11月,他們將號召百來位曾經在伊通公園發表作品的藝術家,以「小甜心」為題,創作30×30㎝大小的作品,一同和伊通公園歡慶她的20歲生日。「與陳慧嶠、莊普這些好朋友的相識,是我人生中一場難得的豔遇。」劉慶堂說道:「伊通公園就像是陽台的那些仙人掌,只需要一點點的灌溉就可以生長下去;伊通公園最珍貴的部分就是,20年來,什麼都不曾改變。」對照外界的仍舊不斷的風風雨雨,伊通公園果真就像是兀自獨立的仙人掌,美麗、堅強、並且一直如此地存在下去。(《當代藝術新聞》2008年10月號)

Copyright © IT PARK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