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克文
Kevin Yu
簡歷年表 Biography
個展自述 Statement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壓抑的溫度—游正烽作品中的對立美感
文 / 張晴文

相對的存在

在康丁斯基的調色盤裡,藍色無限深的下沉。下沉,沈的像大提琴拉出幾個小節的全音符,最後像是海底一樣的靜謐。游正烽的《2000 Huile surtoile 120×60 cm》,藍顏料滴流畫布上,不是大雨一般地瘋狂急速,而是不疾不徐。間著畫布原色,曾經流動的藍顏料經乾涸,緊縮,顯現堅硬的紋理,卻彷彿還有下沉的錯覺。直到中央四方的黃色方塊以一種明亮的姿態介入,對照著錯落的線條,平坦而絕對,適切地使一切嘎然停止。

1996年以來,游正烽一系列的作品都有著一貫的風格,運用畫面的分割、色彩明度彩度的對照,以及形狀大小的變化構成和諧的整體氣氛。絕對而俐落的直線將畫面切割為幾個部分,填以色彩,在看似冰冷的矩形分割裡,卻觸得到暖暖的溫度。儘管大面積的無色彩佔據畫面,但其中一來一往的筆觸、淋漓的油彩、乾筆刷過的痕跡,層層疊疊,使無色彩有了情緒,對應著強硬的邊際線。

1998年後作品中出現的小方塊,在整張紛亂筆觸所構成的畫面中,起了鎮定的作用。整體的平衡是一種壓抑的結果,冷的色塊熱的筆觸相互克制,形成簡潔的美感。

『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刑,高下相盈,音聲相合,前後相隨-恆也 。』這是老子對立統一的矛盾法則,也是游正烽作品中藉由對立而產生形式美感的註腳。

而2001年游正烽所發表的新作,持續對立且相生的美感。因油彩滴流塗抹而倍生層次的畫布,以及附著其上光滑平整的方塊,仍是其作品的主要結構。正如作品《1999 Huile surtoile 126×248 cm》從中央延伸至四方的六枚灰色矩形一樣,安靜地站在適切的位置上。畫面因此止住。任意生長的線條是流動的,沒有邊界,暢快地爬滿畫面;而畫面中的小方塊堅實地著在線條之上,邊界明確,各執一方。流動的線條和明確的矩形是對比,大面積的塗抹和微小的色塊是對比,灰黯的線條和鮮明的色塊也是對比。這些理應為整體形式帶來衝突的事件,卻構成平衡的結果。

作品《1999 Huile surtoile 146×97 cm》則是以黑色為基調,在縱橫往來的的線條與塗抹痕跡中,形成繁燥的動感。黑色的變化以及筆觸的變化使畫面從來沒有靜止,而在這乾濕堆疊的色料筆劃上,八個圍繞中心排列的的綠色方形停在那裡,以一種對立的寧靜存在著,在隱晦的綠色小方塊構成中,其對於底層大面積的情緒書寫,只是極端微弱的牽制,相較於以往對二元對立中力量相當的抗衡想像,游正烽更傾心於對立之中微妙的力量消長。

若說佈滿畫面的油彩只是一種表情豐富的背景,似乎就低估了這些或粗或細紊亂的線條。顏料的物性表現成為畫面張力的來源之一,因為乾縮而變硬的效果,或著輕輕刷平的筆觸,在平面上構成極具層次的色面,而色彩明度的變化也構成鮮明的層次。一如1970年代末期法國的支架表面團體抗拒作品的平坦性,畫作表面積裡的展現成為游正烽作品裡重要的部份。

純化探索

在大片的自動性書寫中進行硬邊色面的裱貼,游正烽的繪畫語彙所在位置,在一開始便存於抽象繪畫拓展出的疆域之內,並在此位置上,進行各種抽象語彙的交雜實驗,這具有很強烈的、在藝術內部自律性之內的探索,而其中最主要的兩條脈絡,是來自於抽象表現主義與硬邊幾何。

但即使在抽象表現主義式的大篇幅滴彩中,游正烽仍有著一定的、對放縱本身的克制,這來自於某種『二次塗改』的痕跡,這幾乎是所有作品中都存有的特質;這常常是在底層高彩度、淋漓暢快的色料分布上,部分的披覆以濃稠而彩度較低的筆觸塗抹,有如在原本的高度透明中,設下不可穿透性的屏障,因此製造著曖昧而迂迴的視覺路徑,在曲折之中,放縱所需的狂野便被適度的馴服,正如廖仁義的觀察:『就好像他本人總是以幾何抽象繪畫的理性特質試圖隱藏他豐沛的感性一般 。』對情緒的自抑,使他作品中的感性有著謎一般的深度。

在游正烽畫面中句牽制作用的硬邊小方塊,也可以看到一種愈加理性的純化傾向,在其之前作品中的矩行方塊,往往採取不規則排列、及不同大小比例的組合,因此總帶著其自身的造型表情,甚至一些運用肌理筆觸造成的不精準,都讓這些看似同一的小方塊,有著不同的溫度。但在2000年之後的作品中,這些矩形方塊,卻開始漸漸成為一個性質穩定的『單位元素』,同樣的大小、對稱的排列、甚至是完全均質的裱貼法。在這之中,游正烽似乎將感性藏的更深,並將抽象構成化為一個更單純的本質命運,這條純粹化的脈絡,也同樣顯現在畫面分割的大量消失、及對形色同一性的安排上。

『簡潔並不是藝術的目的,但一個人進入事務真正的意義後,不管怎樣,都會做到簡潔的 。』從對放縱的隱藏,從抽象命題的純化,游正烽一系列的作品並不是極度精密的、面無表情的高度極限傾向。在其中,可以觸到一種人性的溫度,有些壓抑卻還溫暖。或許對他的作品而言,所謂的簡潔即是一種俐落的姿勢,在對立間恰如其分地維持相衡的局面。在游正烽的作品裡,深沈的情感轉化凝鍊成舒放的線條和自制的圖塊,在相互對應之時釋放溫度,一切終究歸於穩定,至於其中隱約的溫暖,只有從平衡的行動中察覺它的存在。

(2001年5月)
------------------
1.老子,《道德經》,轉引自張玉春、金國泰譯註,《老子》,台北:錦繡出版事業,1933,頁35。
2.廖仁義,〈『抽象感性』的探險-游正烽及其抽象幾何繪畫〉,《游正烽作品集》,台北:飛元藝術中心,1999年,頁3。
3.Brancuci, Constantin,〈格言〉,日期不祥,轉引自Herschel B, Chipp,《現代藝術理論》,余姍姍譯,台北:遠流出版社,1995,頁522。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