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克文
Kevin Yu
簡歷年表 Biography
個展自述 Statement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逆回神秘與詩情的幾何符號世界
文 / 石瑞仁

在一九九五年四月號雄獅美術月刊所製作的「抽象藝術-台灣行腳」專輯中,旅居法國的游正烽應邀以抽象繪畫創作者立場發抒看法時曾指出:「抽象畫足否有極限,似乎仍早」。言下之意,對於發展了將近一個世紀,已因眾多藝術家的投人而織就出現代主義最大的一支旗幟,但也被質疑正走到山窮水盡時節的抽象繪畫,游正烽本人倒是仍然持以樂觀和自信的。根據這個看法,我們自不難明白,為何這許多年來,他一直悠游在抽象繪畫領域中而不改其志樂。然而,就在這篇短文中,游正烽也同時自述道:「事實上,我並非真正屬於抽象的」!這一說法,聽來似乎矛盾,又似乎對「抽象畫」這個藝術史已有定論的標籤存有一絲抗拒。如果游正烽的上兩種說法都是肺腑之言,那麼在面對他的作品時,我們又當如何去切人欣賞或解讀呢?

從作品的貌相看來,游正烽多年來的畫作想必會被劃歸在「幾何抽象繪畫」,或甚至是更窄一路的「格子繪畫」之行列。事實上,他自承曾受影響的幾位歐美抽象繪畫大師中,如蒙德里安、馬勒維奇、萊茵哈特…等人,正都是「格子繪畫」的最代表者。我們不難看得出來的是,在游正烽的畫作中,邊線直正的四方形格面一直是主要的符號和骨架。各種大小不均的四方形,總是相當分明地被配置在畫面中,藉著不同的面積比和色彩當量比來相互對照,同時也藉著不同趣味的區域質感和動靜情態來進行局部效果與整體關係的多重對話。大致說來,由於長期利用方正的格塊來建構畫面,游正烽的作品予人的第一印象是理性、穩重和老成傾向的,而他對「繪畫」一事也似乎是寧採較傳統保守的方式來實踐的。例如,他的抽象畫面雖然一再展現出「效果拼貼」的趣涵,但他卻從未真正採用較省事便捷的拼貼手法來進行創作。對他而言,忠於畫布所繃張出來的唯一平面,似乎是更寓含某種道德意義的;又彷彿唯有一切意在製造區域對話的不同質趣面,都是藉著色料、媒劑、塗繪工具等和這個基面實地接觸並實地產出結果時,繪畫的挑戰性意義更能得到見證似的。換言之,如果抽象畫是意在把一個物理的畫布(或畫紙)平面過渡成一種引發感覺的超物理對象,那麼,尊重和守護這個平面,使一切就從這一中性的平面轉化而出。這個堅持應是更能凸顯視覺遊戲之精義的。

不過,在進一步玩味游正烽利用各種不等質也不等趣的格面來發展和強調「區域對話」效果之後,我們也應該能注意到,向來易於被人們取用來形容幾何抽象畫之質性的某些詞語例如「機械、冰冷、反個性、反自然、反敘述、反空間、反虛擬…等」,其實是不適於套繫在游正烽之作品的。因為,他的作品具有幾何抽象畫的身架結構固然是真,但是它們的趣涵重點,和現代主義繪畫理論統攝下之幾何抽象晝的性格特色,怎麼看都是不太能相符應的。

從游正烽的作品中,我們殆可以感受到,知性、抒情與隨機等創作態度一直是可以齊發並作的;清明、渾融和曖昧等不同的形式質感是有利於相互辯證的;客觀的物理效果和主觀的游離情感其實是可以互為表裡的;而單純的形構力量與繁變的內容趣味也是儘可相益而不相衝突的。總觀而論,把創作者流動的心念和媒介材料的質感變化做最有效的交融印證,可說是游正烽藉各式方格來演繹種種「關係進行式」的根本手法。此外,我們也可以感覺到,游正烽這些方格繪畫的美學目標,大致是比較傾向神秘趣味的,也就是說,它們旨在成為一種謎化的感知對象。這種美學目標,較諸現代主義所倡奉的那種「直接了當」且「此外無它」的純粹平面,縱使不是反向而馳,其追求深遂養思之意,卻是應予分辨的。

就此看來,游正烽相信「抽象畫仍有可為」的意思也許就較明白了。簡單地說,如果不拘泥於既有的學理分類(例如把抽象畫硬分為冷抽象和熱抽象二類),如果不迷信抽象繪畫的理論教義或不服從於制式的符號性格定義,那麼即使已被克勞思 (Rosalind E. Kraus)認定為「最不具發展可能性」,或被蒙德里安指為「最拒絕改變與延仲」的幾何方格,其實仍是有被擴充和被繼續做美學探研的空間存在的。

在游正烽的近期作品中,幾何的方形符號及結構仍然繼續貫串著,但是我們已隱約看到了一個企圖。他似乎正在針對被稱為幾何抽象畫之「精袖官能症」的一些「現代性」特點--如反發展性、反歷史性、反虛擬性等做進一步的逆反嚐試。這個嚐試的第一行動,就是以風格的變動和「發展」,來超越幾何抽象畫家們時被質疑的「重覆」性格。在發展的進程中,他一方面延續前期的抽象趣涵,藉著各種有機多樣的圖地紋理來呈現複式對話的引喻,藉以破除幾何繪畫的生硬和冷漠性格,另一方面則刻意以更開放的形式結構和更強調外延感覺的畫面來掙脫幾何繪畫的閉鎖氣息。此外。他也開始加重應用某些容易引生「畫外之聯想」的視覺元素。例如在近作中經常出現的水墨暈章式的漬染色面,雖然是一種純粹的抽象紋樣,但它們所引發的歷史與文化想像和自然性關聯,卻是極為明顯可能的。我們可以說,游正烽的近期畫面,乃試圖破解西方現代主義理論中「平面即真實」的無機神話,把幾何抽象畫大力地導向更充滿東方味的神秘詩情世界,使一切不再僅是平面上的客觀符號或絕對真實,而是可以用來虛擬各種吊詭或相駁的關係,並從中回復發揮出某種鑒照的或象徵力量的。從這一點看,游正烽自認為「不是真正屬於抽象的」,或許是有其道理的。

(1996.1)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