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鈺
Pan Li-Hung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隱喻的圖像─閱讀潘鈺的創作世界
文 / 陶文岳

「 我畫自己是因為我經常孤獨一人,也因為我知道得最清楚的對象就是自己。」- 卡蘿

墨西哥知名的女性藝術家卡蘿Frida kahlo (1907-1954)以自身痛苦的際遇為創作重點,藉由自敘式圖像描寫的方式,公開的向眾人呈現來自內心的恐懼、夢魘與悲傷。這種帶有自我心理療效作用的表現,讓我聯想起潘鈺(註1)的藝術創作。

出道甚早的女性藝術家潘鈺在1983年就舉辦了第一次個人畫展(註2),以描繪精緻寫實的玩偶群像系列風格出名,奠定了早期在台灣藝壇的知名度。畫家以此為題材,事實上也反映出她童年的成長過程。潘鈺從小就在 "芋薯 "組成的家庭中成長,兩種不同的生活體制和教育背景薰陶下,使她顯得比同年齡層的小孩來的早熟而敏感。而母親的早逝,更讓她過早領略與承受孤獨沉默的滋味。對於大多數小女生而言,洋娃娃玩偶往往是她們成長過程中最親密貼心的夥伴,它們無言、無怨與無悔的傾聽和陪伴來自小主人喜怒哀樂的秘密私語,蘊含著每個小孩成長過程中的記憶伏碼。潘鈺選擇這個題材將玩偶擬人化,重新組構排列佈置,有的讓它們齊聚一堂,展現幸福溫馨的一面。有的僅獨立於一隅,顯的落寞、孤寂與寡歡。當玩偶少了與人過程中互動的摩挲對話,原本因人而存在的生命個體失去意義,僅殘留下亮麗外表的空洞軀殼。這是人寄情於物相對性也附予它生命力的真情流露,如同人與人之間互動的過程,恰恰表達出潘鈺童年生活中內心矛盾與害羞的一面,需要被關懷與害怕疏離的心境,藉由玩偶反映出畫家心性流轉的寫照。

潘鈺的繪畫啟蒙最早來自於畫家陳哲與顧重光,後者更是影響她日後選擇當專職藝術家的重要關鍵。原本自實踐家專畢業後,隨即在傳播公司擔任設計的工作。剛好在同棟大樓裡,碰上畫家顧重光正在徵求繪畫助手,雖然讓她埋藏在內心深處對繪畫的熱情再度燃起,但徘徊在現實與理想的考量中難以取捨,最後終於下定決心鼓足了勇氣前去應徵,聽了顧老師對擔任畫家必須背負神聖使命感的一席話:「要當藝術家就不要工作,如果認定了,就要準備畫一輩子甚至於畫到死。」讓她真正體認到從事藝術創作的嚴肅性與堅持的重要,就這樣她自動放棄優渥的工作,義無反顧的投入顧老師工作室,選擇當一位畫家。這番當年耳提面命的話直到今日想起,都還讓她覺得感激與難忘。

由玩偶的「私語系列」轉到以描繪鎖的「阻隔系列」,是畫家歷經了成長的變動期。同樣是精緻的寫實手法,潘鈺將鎖放置在畫面的主體位置,不管是傳統的門鎖,或是現代鎖,甚至於想像中的冰鎖…..,畫家想以大家最熟悉的題材入畫,經過她的巧思改造刻意放大其體積,抽離使用的慣性而讓鎖失去其功能性,轉入另一層次思考的問題。事實上鎖的創作起因於一段不愉快的婚姻,當時會選擇這個題材創作並未有太多的想法,只知道結婚後,才發覺與當初雙方認定的價值觀與生活習性差距過大,而女性在傳統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本就不受重視,往往屬於沉默的弱者,必須隱忍自己的苦楚而無法適時表達想法。那段期間在她的內心深處總覺得異常的空虛與嚮往自由的空間,如同心理學家佛洛依德在夢的解析中提到的 "夢是通往潛意識的最佳捷徑 ",經由現實生活與潛在的意識中,潘鈺透過內在感情動機驅使她作畫,從藝術創作裡找到自己宣洩的出口和定位。這種潛意識的心裡改變適時發揮了移情的作用,剛開始創作就如同鎖的陰性暗鬱屬性,象徵著能夠低調嚴守秘密,她覺得把自己內心的情緒隱藏的很好,沒有人能夠發覺出來,沒想到卻自動從作品中解碼洩露了秘密,且直指她內心深處的恐懼與擔憂。

2002年總算揮別了婚姻的夢魘枷鎖,讓她重新感受到海闊天空的創作樂趣。也由繪畫轉往裝置藝術方面發展,「來去系列」的裝置作品應運而生。2003年在北美館舉行個展,潘鈺將美術館的展場佈置成為個人的祕密花園,她以純手工方式將「卍」字印記蓋在透明絲幔上,就像宗教修持一印一腳步的虔誠心情,數萬個糾結於內心的「卍」字結,在有意識與無意識的宣洩中,一骨腦的都钤記到畫面上甚至於隨著光影流洩到空間裡與情境氛圍融入結合。她將現實與幻想優雅的融合在一起,創作自己的內在與外在世界,一如曹雪芹的「紅樓夢」筆下巨構中的大觀園。潘鈺將現實世界轉換成精神虛擬的場域,營造自己的私密閨房,然而它又是對外敞開的,參觀者可在此隨意穿梭神遊冥想,揭開層層絲絹屏障,綿延婉約中散發出纖細優雅的陰性人文氣質。

藝術家藉由裝置藝術創作上的自我解脫,結束了在北美館的展覽後她又回歸純藝術繪畫的探討。不管是描繪鎖也好或是螺絲釘,它們都屬於最基礎的結構,潘鈺認為不要小看每一顆細小的螺絲釘,它們維繫著最基礎的結構安危與均衡。她猶記得大陸流行的一段話「 每一個人民都像是一顆小螺絲釘,當集合成一堆螺絲釘就可以組裝成為有用的機器,如同人民組成社會與國家發揮強大的力量。」新作「浮動的螺絲釘」中那些成群成組的螺絲釘有如氫氣球般皆飄揚搖曳在混沌的天空中呈現超現實的幻境。潘鈺從繪畫創作中探索到自己的心性本源,事實上這兩年來異性至友突然從生病到逝去,讓她在心境上難以適從,原本轉為踏實而規律的生活節奏頓時失去了平衡與重點,就像畫中的螺絲釘,皆虛空飄渺充滿不安定的疏離感。然而藝術家就像是天生的孤獨行者,她強忍住悲慟默默的承受下宿命的安排,如同當年無怨無悔的選擇藝術創作的道路,堅持不妥協與韌性將是她勇往直前的能量。

2008年12月18日位於上海知名的劉海粟美術館邀請她舉辦個展,從1983年開始到2008年繪畫作品的創作回顧,25年的創作歷程述說著藝術家一層又一層記憶堆疊的符碼,隱喻在圖像背後的是潘鈺鏡中人生的縮影,即將引領我們邁入她另一個創作重點的開始…..。


-------------------------------------------
(註1) 潘鈺為其本名,在2005年之前在畫壇一直使用潘麗紅為名
(註2) 1982年由盧怡仲、楊茂林、吳天章和葉子奇共同發起成立「101現代藝術群」,1983年潘鈺在今日畫廊舉辦第一次個人畫展時,「101現代藝術群」正好於同年在台北美國文化中心舉行第一次聯展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