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東
Wang Fu-Tung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策展經歷 Exhibitions Curated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著作出版 Publications


新儒家觀|評介王福東新作「子不語」
文 / 陸詠

緣起

想要寫一篇關於王福東新作——立體作品的評介文章,首先得對他以往的創作過程有所了解,等到筆者將他近年來所出版過的幾本畫冊及相關圖片翻閱過一遍以後。才發現若想評介王福東的作品,正如同想去評介他的人一樣,真夠讓人「眼花瞭亂」的了。

關於王福東的人,簡丹在一篇〈論證寂寥人生的一種姿態〉文章的開頭說:「如果要票選1990年代台灣美術圈的風雲人物,我的這一票一定投給藝術家王福東」。

根據簡丹在文章中點出的幾項理由,歸類起來大致上有一、任《雄獅美術》主編期間,帶動本土議題及藝評風氣。二、撰寫「台灣新生代美術巡禮」特輯,將台灣新生代美術家抬上了桌面。三、出任臻品藝術中心總監一職,將台灣的現代藝術帶到中台灣,呼應了南阿普、北伊通、二號等新生代的美術風潮。

做為一個人而言,王福東回台灣短短三年餘,就已如風起雲湧般的三起三落。

做為一個創作者而言,王福東返台不到四年期間,連同這一次立體作品展,他總共舉辦了八次個展。

本來,四年期間開八次個展並不特別可怕,但在他所提出的這八次個展的同時,也提出了八種風格,真是不得不叫人心驚,怎麼王福東這個人的創作力如此旺盛,而且他的作品居然比他的人還善變。光就這一點來講,王福東的人與作品就很叫人感到好奇的了。

王福東新作「子不語」——立體作品系列,是近兩年來在嘉義縣竹崎鄉灣橋村的一座農舍進行的,筆者與王福東交往十餘年,近兩年由於地緣(台南)之便,時常抽空往他嘉義的工作室跑,剛開始他總是停下工作來陪我喝茶,我覺得每次都這樣恐會影皆他的創作進度,可是他又希望我常去看他,因為他覺得自己一個人在那裡工作太孤單了,只偶爾才會回台中或高雄探視親友。

也的確,我每次去看他時,看到的就是那兒的風和樹,和一群群熙來攘往的會叫的小鳥,甚至,他的工作室連報紙或電視機都沒有。

後來,我們逐漸培養出一種默氣,每當碰到他正辛勤的投入工作時,我便隨意瀏覽他其餘的作品,或者澆澆花草、泡點茶水解渴,儘量扮演一個旁觀者不去影響他的工作,不過他多半會在工作告一段落後,停下來跟我談這一系列 「子不語」的工作心得。因此,這兩年來,我有很好的機會觀察到他大部份作品完成的過程。

做為他的朋友,直到今天我還耿耿於懷的是今年三月間,當他不小心用電鑿刀將膝蓋上的一塊肉鑿下來的那個時候,我沒在場幫他送醫治療,真是糟蹋了他讓我喝掉那麼多斤上好的烏龍茶。

新儒家觀

近兩年來,王福東在情境上有很顯著的改變,或許這正是所謂的由珣爛歸趨平淡的歷程吧。以前,他時常會高談闊論一些關於美術生態環境,甚至對政治人物、時事的批評,如今則寡言世俗,更不涉及繁雜的人際關係,或許這是他在接觸到老子談「本源」這種東西之後所產生希言自然的一種心境吧!

「子不語」立體作品系列。則是延緒老莊之後,從出世到入世之反其道而行的另一種轉變,他這一系列作品,有一件題為新需家,便是點出了子不語--怪力亂神的源頭。

比照王福東今年四月在台北飛元藝術中心的油畫個展作品,王福東從那「低限的無限」延展至今日的「新儒家觀」,他那「今之古人」、「唯女子」、「遠庖廚」、「不欲盈」、「狂者」、「狷者」…一系列對《論語》的「新解」,顯現王福東個人在心境上的轉折,比先前鑽研老莊、釋迦牟尼或研究李叔同「索性做了和尚」那路程入世多了。

例如,子不語——怪力亂神,但在王福東的新作裡,他卻偏偏要語」可見王福東入世之一般。

回憶近兩年來,無數次在嘉義跟王福東交談時的情景,他常將時下的諸多社會現象,對應起怪力亂神--不合孔夫子或儒家思想等現象批評一翻,他覺得今人多已流失了大量的儒懷,這個時候,應該再給予適時的提倡,也就是王福東這次展出的目的,提出他所謂的新儒家觀。

在藝術表現上,這一系列作品跟他1992年在臻品展出的「從黑夜到天明」等社政批判,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所不同的是這次他選擇用來表現的材質,居然是樟木,三度空間的立體作品。

就藝術的本質而言,王福東「子不語」系列的藝術性極高,特別是他在處理人物表情與張力這方面,似乎重返了他留美後期作品的風格,也就是「從黑夜到天明」的原始性格,所謂原始性格,是一種人性的純真.它等同於人性的原味。

人性的原味,早在孟、旬、諸子時期,就有了善惡兩派之說,而世俗大都採隱惡楊善這個方式來處世的。

然而,由於天性就帶有濃厚的批判與憤世嫉俗的性格,王福東並不特別遵循隱惡楊善這法則,至少在藝術創作方面他是如此,而且時有批惡之佳作出現,叫人喝采。

他的「子不語」新作系列之最大特色在於以樟木雕刻為骨幹,再加上以油彩繪畫為其血肉--用以豐富他作品的內蘊精神及其現代感。

由於不熟悉木工機械工具之操作,因此,他初期的工程,大多以蠻幹的方式在進行,所以才有差一點造成殘障的工作傷害。

等到樟木雕刻完成後,在處理表面紋理設色時,才是他的本行,但由於要遷就三度空間的創作形式,對他來說,倒也煞費周章。

根據筆者觀察,每一件作品,他都先以Gesso打底之後,再以油彩一層一層地畫上去。有些作品甚至看不出塗了一、二十層油彩,直到畫面上的效果令他滿意為止。

因此,王福東「子不語」系列作品,是融合了二度空間與三度空間的藝術性格於一爐,對一個創作者而言,無疑是一項艱鉅的工程與挑戰。

最近他的全部作品已進行拍照,我重新再參觀這些作品時,證明了他在結合平面與立體這一點是十分成功的,也超越了他以往發表過的七種風格,正如同他自己所說:「藝術不一定要超越別人,但卻要能超越自己」,看來王福東是一個力行實踐哲學的人,所以才有不斷勇於超越的成績。

作品解析

「新儒家」這件作品,是王福東「子不語」系列作品中,用色最強的一件,大量紅綠互補與黑黃高對比色的運用,彰顯了此件作品的繪畫性。就三度空間造形藝術這方面而言,「新儒家」的造形構成並不特別強,但它所呈現出二度空間繪畫性的強度,則是這二十二件作品中最為突出的,亦是抽象表現手法中難得的佳作。

「今之古人」,讓人有不中不西(亦中亦西、不今不古、亦今亦古)之感,它融合了非洲與大洋洲的原始藝術的性格,多少也有南台灣排灣族的木雕形式,而在設色處理上十分現代感,又有彩墨渲染的韻味。

「大辯若吶」,是出自老子的「大智若愚,大辯若吶…,此作在造形上略嫌過於遷就木材本身的原形。但在設色方面,由於黑白相間與自動性技法成功的運用,倒也強化了它繪畫性的機能,令人有滔滔不絕於口,但又呆若木雞之感。

「唯女子」,是一件較為寫賀的作品,但又迥異於一般學院木雕形體處理,技法延續了「大辯若吶」的繪畫性格。

「遠庖廚」,有人獸(豬)合而為一的面相之感,取其人性不再樸素---亦即人心不古或「海畔有逐臭」之暗示,在造形藝術上算是相當成功的佳作。

「言栓」比較簡約,它在設色上有較為寫實的傾向,是王福東「子不語」系列作品中,較為少見的處理方式。

「不欲盈」,意指不求自滿,但此作看來卻團團都是肥肉,是作者以象形反比象心之小品戲作。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是比較形而上的探討,此作應該跟「子不語」這個主題不相干,它的特點是有純造形或純抽象等企圖。如果不將它翻過來看看底部,我們很難從表面得知是木刻後再上色(油彩)的,這是由於作者在處理表面紋理時,用了十分高難度的表現方式使然,為的是追求那麼一點「靈異」之氣。根據作者指出,這件作品他至少畫了二十遍以上,然而表面看來竟是如此的單(薄)純。

「狂者」與「狷者」,不管在構成或設色上都有許多共通點,算得上是姊妹作,這兩件作品表面看來也比較接近原木色。雖然油彩也是厚厚的塗了五、六層,但不仔細看還以為只是單薄的一層淡咖啡色及亞麻仁油而已。

「子不語——禪篇」,是這二十二件作品當中,最具水墨特質的一件(雖然它用的還是油彩)。造形上它有一點詭異,令人有難以閱讀之感,又有點像入定後的高僧,繪畫性十分簡約,但又恰到好處。

「子不語——道篇」,承襲自「子不語---禪篇」之餘韻,但多了幾許道貌暗然之氣。

「子不語——怪篇」,這恐怕是件讓小孩子看了以後都會驚恐得哭喊出來的怪作,看似一個綜合了多元邪惡之氣於一體的怪誕之物,扭曲的五官讓人不忍卒睹,不過,就精神性而言,它是一件十分上乘的作品,因為它顯現出某種幽靈與吊詭的氣質…‥。

「子不語——力篇」,有著寬厚如山的背脊,大有力擎蒼穹之勢,給人孔武有力之感。

「子不語——亂篇」,是這二十二件作品當中最為巨重的,也是精神描寫(或雕刻)最為繁複的一件力作,值得觀者細細品味。

「子不語——神篇」,有造神主義的企圖,是一件造形取勝再融合給繪畫性十分成功的作品,冥冥中有「造物主」的風範。

「三位一體——創造神、智慧神、破壞神」,是源自印尼宗教的傳統,在印尼諸多信仰當中,印度教的勢力向來都是大宗,傳說中破壞神最大,主宰宇宙萬物之生殺大權,而創造神與智慧神分列兩旁做為護法。此作乃從三個不同角度見其三種不同面相,但卻又同時融為一體。

「四位一體——怪力亂神」,則不同於三位一體的處理方式,它是由四個各自獨立的頭顱(唯獨「神」者無五官)組成,頸部以下才融為一體。

「君臨」,取其君臨天下之意,左邊起伏造形有半面江山之勢。

「子不語——無題」,意指儒家都言之有物,不言「無題」形而上(空洞之物)。

「言多」,暗示言多必失,寡言是非…。

子曰:「…」,是作者諷喻今人多數忘了夫子曾講過那些話了,也正是道德淪喪,人心不古,社會秩序敗壞的源頭。

結語

前面說過,近兩年來,王福東在情境上有很大的改變,這種改變.甚至讓人覺得他有逃離的意圖,我們可以從他近來少在美術界走動,甚至已封筆---不再著文立說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是什麼原因使原本被視為好漢的他有了這種逃離的人生觀呢?我們不得而知,不過,從他新作「子不語」作品的表現內涵來看,甚本上,王福東再怎麼逃離,他都是一個十分入世的人。

他作品隱約透露出的「新儒家觀」,意思不外乎對世俗現狀的不滿。雖然以作品來呼籲人性重新探討儒家精神不夠直接,但至少他告訴我們一個事實,那就王福東木人他自己在內省這方面是下過工夫的,一種對自身行為與操守的檢驗。

到底,王福東他為自己檢驗什麼呢?除他之外,我們是不得而知的。

(原載/《子不語——王福東立體作品集》 1994年12月 臻品藝術中心出版)
 
 
Copyright © IT PARK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