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陽
Hsia Yan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毛毛人夏陽
文 / 康俐雯

一臉招牌笑容,滿屋心愛的創作工具,一生執著藝術的心!

「『藝術』這東西就是要有爆發力,讓心裡的東西衝出來!」七十歲的畫家夏陽說起畫畫這檔事,眼睛仍是一閃一閃的晶亮,一路走來的創作歷程與「毛毛人」緊緊相連,一九六四年夏陽發展出「毛毛人」畫風,簡單的背景加上面目模糊的線條人物,這就是夏陽的毛毛人。憶起這個跟隨創作生涯數十年充滿童趣的名字,夏陽說都得感謝堂妹夏祖麗囉!夏陽自創一格以細毛筆畫線條的方式,在畫布上畫出變形人體,有次將畫作寄給嬸嬸林海音,夏祖麗一眼瞧見就大聲說出「這是毛毛人嘛!」就這麼著,「毛毛人」三字跟了夏陽一輩子。

軍中同袍談畫知己

乘坐時光機,細說從頭:本名夏祖湘的夏陽一九三二年在湖南出生。從小就喜歡畫畫的夏陽,當別的小朋友在玩時他就喜歡在沙地上畫畫,曾經有陣子夏陽瘋狂的愛上畫人頭,家裡的牆壁成了他的畫板,畫滿了一堆的人頭,結果,搞得自己晚上不敢起床上廁所。

一九三七年,對日抗戰開始,小時後父母相繼離世的夏陽隨著祖母開始逃難,四年後祖母過世,夏陽改由三叔祖母撫養,小學畢業後,在姑母的資助下,夏陽轉入南京市立師範學校簡易師範科就讀。畢業後,夏陽到漢口投靠叔叔,一度幻想自己可以成為小說家,後來又轉到湖南長沙找工作中的哥哥,東奔西跑只為了圖一口飯吃,沒想到叔叔與哥哥見到夏陽,都說「你怎麼跑來啦?」 後來,夏陽決定去當兵,當兵起碼有口飯吃。過著一碗飯配一塊蘿蔔過一頓苦日子的夏陽後來跟隨部隊由高雄登陸台灣,當時他是專門書寫公文和報告的上等學兵,後來六叔夏承楹(作家何凡)鼓勵夏陽報考空軍總部的文書士,就在空軍總部的宿舍裡,夏陽結識了也愛畫畫的吳昊,兩人分睡上下舖,平常除了畫畫就是談畫。

在空總時代,可用的紙變多了,夏陽最愛的人頭可以畫得更大了,再也不怕畫到牆上嚇到自己。夏陽有時也拿辦公室的漿糊來調顏料,而且剛畫好的時候還真有點「油畫」的感覺。一九五○年,夏陽與吳昊一同參加了「美術研究班」,隨著劉獅學畫。可是一個月才二十五元軍餉的夏陽實在付不起四十五元的學費,個把月之後就沒去了,不過劉獅的話至今他仍記在心中:「畫廣告畫是打『死格子』,照著畫,放大就好了,畫素描是打『活格子』,對著石膏像用心畫。」

防空洞畫室裡論藝

隔年,「台灣現代繪畫先趨」李仲生在空總後面的安東街開畫室,吳昊和夏陽拜入李仲生門下,開啟了夏陽踏入繪畫專業之門。初見面,夏陽拿了過去的速寫作品給老師看,李仲生看了之後說:「畫的不錯,不過這上面的線條沒有一根有用!」夏陽至今仍記得李仲生在第一堂課對他說的話:畫人體一定得畫出「重量」,速寫人體就得讓人感受的到裡頭有肌肉,就算是畫穿著衣服的人像,也要畫出有骨骼的感覺。

一起跟李仲生學畫畫的朋友,不為升學也不為考試,全都是為了興趣。當時一個月的學費不是四十五元的天價,卻也要二十元,這讓夏陽吃喝雖全在軍中但也僅剩五元生活費。習慣清貧生活的夏陽憶道,那時為了畫人像,他與吳昊、歐陽文苑等畫友相約到信義路上的「小美冰淇淋」叫一盤最便宜的冰,不然就是點一片西瓜只咬一口後就放在桌上,以店內其他客人為模特兒,一畫就是一下午。

夏陽在李仲生們下學習,開始先學石膏素描,兩年後開始油畫創作,畫風接近新古典主義,後來空軍總部同袍尚永茂將他所負責保管的龍江街約四十坪的防空洞,提供夏陽及一些愛作畫的朋友當畫室,此後「防空洞畫室」就成為這群愛畫畫和論畫的最佳的場所。

歐陽文苑號召這群熱愛繪畫的小夥子想要共組畫會,滿腔抱負的想要提倡現代藝術、想要展覽自己的作品,更想改變社會對傳統的看法。老師李仲生知道後就告訴夏陽說:「你畫得不錯,以後可以不用再來上課了。」 回想與李仲生習畫的這段時光,夏陽認為老師讓他覺得作個畫家就應該比較「純粹」,跟大家在一起時李仲生大部分都是在談畫,這般執著與純粹也影響了當時正值青少年時期的夏陽的人格養成,他說,那就是一種對藝術要忠誠的人生態度。

八大響馬成立「東方」畫會

一九五五年,同門的蕭勤赴西班牙留學捎回國外藝術家組織畫會宣傳共同理念的做法,也為大家介紹西方各式的前衛藝術流派。而老師李仲生也在同年關閉畫室遷往彰化,除夕夜畫室諸友以「東方」為名成立畫會,夏陽、吳昊、蕭勤、李元佳、歐陽文苑、霍剛、陳道明與蕭明賢等八人籌組「東方畫會」,雖然想要登記立案卻被教育部所拒,但隔年這批志同道合的青年們召開了「第一屆東方畫展」,三天展期裡八個人聚在現場大談現代藝術與傳統的關係。何凡當時在報上稱他們為「八大響馬」,讚他們走在藝術發展的前面,鼓勵有加。

夏陽到了三十歲決定出國開拓視野,帶著軍中同袍張傳忍捐給他的五千元積蓄作旅費,他搭船到義大利米蘭投靠蕭勤,再轉進巴黎,這次「你怎麼跑來了?」這句話沒出現,蕭勤對著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來,畫畫!」

夏陽到了巴黎發現藝術的天地原來這麼廣、這麼大,等於全世界最好的都在巴黎。他原本以細毛筆畫線條,在畫布上畫出變形人體的創作方式,在巴黎的四年半裡,夏陽開始在簡單的背景上畫出面目模糊的線條人物,這個被稱為「毛毛人」的畫風就從一九六四年開始持續經營且變化至今。

為了在巴黎可以畫畫,夏陽花了許多時間在旅館與皮包工廠打零工圖個溫飽。畫畫、打工;打工、畫畫夏陽過著心靈富裕的清貧生活。巴黎紅燈區客居過了四年,有天夏陽決定搬到美國紐約,只因朋友捎信告訴他,夏陽你快搬過來畫畫,這裡的生活比較好過!

到了紐約,夏陽的藝術創作進入另一階段,開啟了「照相寫實版的毛毛人」。當時美國剛開始出現照相寫實畫作,以極精細的筆調,巨細靡遺的表現出現代生活中的各種場景。照相寫實與夏陽過去的畫風相去甚大,他思考許久決定迎接挑戰作一改變,但夏陽和其他畫家們不同的是,他雖然也以照相機抓入生活裡的片段來臨摹,不過他會讓畫中的人或動物,以模糊不清的影像出現在安定的場景前面,這就是「照相寫實版的毛毛人」系列!
 
回台灣、去上海都是為生活

一九七三年夏陽被紐約蘇活區知名的「O.K.哈里斯畫廊」網羅為代理藝術家,他交給畫廊的第一幅畫作即刻被買走,畫什麼不記得了,但猶記成交價高達一千多美元。夏陽用這筆錢買了一台相機,至今近三十年的高齡相機仍是夏陽的好幫手。回首過往,夏陽說,這輩子「變動」,都是為了生活!以往純粹畫畫的時期「賣畫」兩字是怎麼也想不到的,但現在夏陽笑說「我的畫都『吃掉了』!」

夏陽在紐約的繪畫創作時期,幾乎年年皆有個展或專題展的機會,一九九○年與誠品畫廊簽下新的代理合約後,他開始思考搬回台灣的可能。其實,八○年代起夏陽的繪畫已從照相寫實轉回中國民間故事及日常生活為題材的另一階段毛毛人創作,他也將毛毛人再發展--立體化,以不鏽鋼塑造毛毛人。搬回台灣,夏陽感覺溫馨許多,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在國外一待就是三十年,念舊的夏陽要從紐約搬回台灣時,許多創作工具都捨不得丟,無論新舊全數打包跟著他一起坐飛機返台,紐約的朋友打趣道:夏陽你這些工具說要全打包運回台灣,可以;說要全部扔掉,也行!

北投窩居創作十年,夏陽在房租與創作突破的壓力下又要起另個「變動」——遷到上海「換換口味」!夏陽建議有志於藝術創作的年輕人,藝術就是要走頂尖路線,藝術創作不能走到頂尖的地步,那也就不用混了。想要走到最頂端就得泡進去,泡到傳統裡再走出來。如果不能走到頂,所有的努力與嘗試都只是在皮相與技巧上打轉。什麼樣的創作可以讓你經年累月的持續下去,那當然是興趣所在,人只有為自己,才有辦法持續努力的。

一生中都在與貧窮搏鬥的夏陽,在繪畫創作找到心靈富裕的真世界。

(自由生活藝文網 中華民國91年8月4日 星期日)
 
 
Copyright © IT PARK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