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采柔
Joyce Ho
簡歷年表 Biography
個展自述 Statement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從感知的符碼化談何采柔裝置暨戲劇作品《半透明》
文 / 許芳慈

你看到那個罐頭嗎?你看見它了嗎?它可看不見你呢! <註1>
- Jacques Lacan, The four fundamental concepts of psychoanalysis: The Seminar of Jacques Lacan Book

我們是否活在一個意指(signified)已死的年代?當下的我們認識世界的方式,是否已成為一個由不斷自我生產的意符(signifier)所組成的文本?在這同時人們也藉著各種誘發式的主體複寫(reiteration of subject) — 影像地、書寫地、闡述地以及表演地相互交媾 — 持續地生產新的意符,並且堆積在過去產出的符號操用實踐上,是否感知藉著語言建構性的篩選、中介、屏蔽,凝結出每一個日常生活中的空間交集?在時間的舞台上,人們是否透過話語操練將身體性的物質接觸或聯繫,轉化為可以認識的經驗以及可以記憶的遭遇?你感受到了什麼?這個感受的狀態又是如何透過意符的編碼、轉譯、互文證實主體的存在?的確,現實或許已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幽微,唯有憑藉著想像的自主性,那份幽微得以從曖曖婆娑漸漸變得爍光熠熠,而我們也得以建構性地自我批判並檢討感知。

何采柔的創作彷彿是個夢境,而這夢境則恰恰是想像自主性的延長,不間斷地透過各類的創作媒材,不停的轉化與觀眾的交流模式,在這連續的夢境中,繪畫的、裝置的、劇場的虛幻其實都是生活中大量吊詭荒誕的片刻,不論這些片刻是被刻意掩蓋或自恣放逸,何采柔將手中那盞聚場燈,緩緩不做聲地打在那些事件上,而在《半透明》這件裝置暨戲劇作品中,參與者儼然成了這盞聚場燈的焦點。《半透明》是應二○一三年亞洲雙年展邀請的製作,延續二○一一年《206號房》在「開房間戲劇節」中所呈現的敘事脈絡以及觀看結構,以及二○一三年假台南索卡藝術中心舉行的《第一幕 ACT ONE》個展中符號的文本舖成,《半透明》藉由演員表演、音景操作、建築構成、動態機械等方方面面的共構演進,強化了這個夢境氛圍的批判力道。這個半透明的晶體,既是鏡子也是窗戶,而具有自主意識進入該空間參與執行事件的個體們,既是觀眾也是演員,他們一方面透過觀看感受到了觀看,另一方面也仰賴浸淫式的身體經驗獲得了感知的反省。

與其說是作戲,不如說是將常態流儀進行符號式的分解,重新編曲混音後一種參與式的排練,「開房間」的英文名稱「Just for you (只為妳/你)」也更恰當地捕捉了這樣的話語結構,確實,在這樣的劇場模式中,觀眾的參與是劇本上四處游移字句的黏著劑,每一次演出的文本產出都將不同,因此與其說「Just for you (只為妳/你)」,我們應該理解為「Just for you in order to fulfil me.(為妳/你,是為了完成我)」,而《半透明》則在這個意象上進行了一個性別的反思。個體在開門進入空間的表演狀態後,首先是一陣機械式的女聲以英文覆誦一連串「為妳做的選擇 (choose … for you)」,粉彩綠的長廊端是一位同等艷麗女子招換參與者走向她,稱著她粉藍色的背景空間乳素灯,她塗有艷紅色指甲油的白晰雙手,不帶一抹情緒並噤聲地遞上一把西餐刀並引導觀者走向206號房。當觀者按照她的指示左轉,迎向她/他的是一個兔頭女體身的形體猶如狩獵紀念的標本懸掛在粉彩綠長廊的尾端,206號房則傳來Tony Bennett 一九五一年的成名之作Because of you ,同時,空氣中總是縈繞著烤麵包的奶油香甜,這氣味在觀者步向206號房時愈加明確。

甜蜜慵懶占領著空氣以觀者的感能器官,特別是當他在206號房坐定後,昏黃的燈光、四坪大小的空間、尋常中性的桌椅面對著一大片的鏡子、佇立在鏡子前面一位身著嫩粉黃夏裝將長髮挽至頸後的女子正烤著吐司,驟變的空間感轉化中,觀者進一步的將自主權交付於演出者,坐在桌前她/他遞上西餐刀,無可選擇的開始觀望,女子的動態無可避免的對觀者來說成為了觀看的重點,女子猶如標準作業式地烤吐司、融化奶油、拿出拍立得相機為觀眾拍照、整配擺盤送至觀者面前,最後將白葡萄酒盛於高腳杯中與並示意觀眾舉杯敬酒。身著嫩粉黃夏裝的女子離開206號房,並在面對觀者著另一個空間中出現,鏡子轉化成窗戶,觀眾除了進一步體認自己成為觀看對象時,窗框猶如畫框強化當下觀者對於自己正在觀看的意識。在另一個幾乎是鏡像對映而出的桌前,除了一位著黃色風衣的女子外,身著嫩粉黃夏裝的女子接受著另一位白衣女子的擺佈,當白衣女子將純白的發泡奶油以抹刀逐漸覆滿那張臉龐的同時,黃衣女子則配合著每一抹奶油落下的時間配上口哨聲,在這一切行為完成後,獨留觀眾與臉上佈滿奶油的的女子對望。之後,206號房帶著觀眾往後拉遠,這個抽離將文藝復興以降的透視構圖在現於建築結構之中,那抹覆上層層奶油的動作,彷彿是重現了古典時期男性藝術家油彩抹刀下打造出那一具具「經典的」女性形象,只是今日,這一切的建構透過日常實踐無聲無息的潛入觀看之中。

女體在劇場裝置中一系列的行為或許可以解讀為某種勞動的型態,身著嫩粉黃夏裝的女子在206號房內保持著一致的表情,一抹中性不帶寓意的微笑,抑或是其他演出者對於情緒疏離感的掌握,都讓人意識到勞動過程中的情感表現其實也是一種情感勞動,情感勞動在特定的工作中被要求,如: 服務業、社福類的工作,因此,若將表演者的情緒符號化來閱讀,將身體所乘載的情緒化作空的容器 (或是無意旨的意符) 直接映照了觀者的想法和情緒,同時觀者的猜測及下定義的填空行為,也成了符號秩序的自我揭示。從這個層面延伸,《半透明》或許探照了社會性建構透過勞動支配間接型塑女性的主體,如何透過服務性工作的勞動產出,形成社會規訓的一環,於是觀者投射的內心想像或多或少便成就了作品的批判性動能。不論是劇場、裝置、或作品紀錄式的錄像,不論觀者如何解讀這個相遇,《半透明》都轉化了觀看的權力結構,藉著凝視技術的顯影,使觀者得以審視組成自我感知中的每一分肌理紋路,進而體認那些感受到的,或許就是我們最私密的慾望。

後記: 特別感謝戚育瑄在撰文過程中給予的靈感,並無私地分享她在性別與勞動議題上的研究及思考。

(Very View 非常評論 - VT 非常廟藝文空間獨立藝評刊物 2014.03)
--------------------------------------------------------
【註議】
1. 翻譯摘至: 黃, 冠華. "觀看不見:凝視的概念." 新聞學研究. 87. (2006): 131-167. Web. 19 Feb. 2014.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