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耿豪
Chang Geng-Hau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網站連結 link


無用之用 - 豪華朗機工的「菌擊」與「灰塵」
文 / 張至維

我們的藝術家有一個複合名字,是由兩個創作團體 ──「豪華雙胞胎」與「朗機工」── 透過拆解與重組,整併而得;成員彼此專長各異,分別是張耿豪、張耿華、陳志建、林昆穎。

如果說,名字可以提供任何理解的線索,那麼,「豪華朗機工」這五個字的排列,無疑在最為表象的層面上,為我們示現了這個創作團體的本質 ── 混種;一次次單飛與合作的過程中,成員很快的體會到,一個創作團體的交融與凝聚,恰可類比細菌的積極主動、灰塵的伺機隨順,以及兩者之間恆常的相生與互補。

對於藝術家而言,細菌代表意識的出擊,而灰塵則是行動前後的沉潛,這個核心理念,反映在作品上,便是「菌擊」與「灰塵」兩個展覽。「菌擊」,2009年由朗機工推出,在電路板上設計平面的細菌造形,造形嵌入細小的LED燈器,燈器並不閃爍,只予人一種訊號收發的錯覺。其中的一件,後來發展成立體雕塑,由於加入了豪華雙胞胎的機械專長,因此算是豪華朗機工第一件正式的共同創作,定名為《HACOCO》。藝術家以此作為里程碑,另外完成三件作品,象徵合體的不同階段,依照順序,分別是《灰塵》、《塵島》、《HACOCO》、《Poo-chiu》。這四件作品,收在2010的個展「灰塵」裡,首度以豪華朗機工的名義發表。

《HACOCO》展出時,像是驚起滿室的塵埃,激盪出不小的反應,面對獨特的視覺呈現,有人記下了一段生動的描述:「這件雕塑裝置以白色不規則狀的玻璃纖維塑膠製成外殼,環覆排列如鸚鵡螺從臍部向外輻射而出的生長紋,殼室中空,包裹著繁雜而瑣碎的零件。」(1)

對照圖片,我們可以看到,那些零件包含了金屬脊椎、塑膠肋骨,以及一具象徵核仁的LED 燈器;另有一些精緻的機械肢節,從體腔內穿出外殼的間隙,攀附在四周的牆上,姿態靈巧。LED 發出幽微的藍光,明滅的節奏像在吐納 ── 15秒到最亮 ,停5秒,再15秒到最暗,停10秒 ── 讓這具燈器彷彿一隻活的心臟,一面輸送閃爍的能量,一面施放神秘的訊號。種種迷人的細節令觀眾身陷其中,恍惚之間開始相信,眼前這件視覺冰冷、觸感光滑的巨大雕塑,隨時就要動了起來。

但並沒有。儘管作品整合了各方的技術、心力、美學與設計,藝術家窮極一切,卻只想呈現一具沉寂的生命體。觀眾依照自己的認知進行想像,不難將這個詭譎的造形,解讀為一隻正在休眠的異種細胞,或是一隻莫名尚未成形的細菌。事實上,如此的猜測的確接近正確答案,除了一點 ──── 對於藝術家而言,《HACOCO》也是一顆落在室內的巨大的灰塵。

究竟是細胞、細菌,還是灰塵,其間的辯證,觀眾可能並不在意,我們比較好奇的,是那個宛若謎團的物件,到底是怎麼完成的?以及,考慮了藝術家的技術背景之後,另一個更為基本的提問:為何它只會默默閃光?

與其吃力跟著藝術家提供的線索,企圖找出答案,不妨自己道聽塗說,先行借用一句常見的名言──「無用之用,是謂大用。」── 莊子在〈人間世〉裡,藉由一株不材之木,討論了「用」與「無用」之間的折衝,後人斷章取義,將其精簡為這句智語。如果對照一路演化至今、且將繼續發展下去的豪華朗機工,我們或許可以推斷,「用」與「無用」,正是這個創作團體不斷面對的主題。

以「菌擊」與「灰塵」這兩個展覽的理念為例,對號入座的話,灰塵是「無用」,而細菌是「用」。當然,這僅僅是表象的詮釋;「用」與「無用」,除了被動的取決於他人的看法之外,更可以是主動的操之在己。仔細觀察豪華朗機工的合作過程,不難發現:個體在單打獨鬥時練就出來的絕招,到了合體之後反而深藏不露,只在某些細節透出端倪。

因此,儘管《HACOCO》集結了各種分工 ── 從概念,到設計,再到雕塑與裝置 ── 這件立體作品,卻沒有盡用藝術家真正的專長。它不會活動(豪華雙胞胎的機械),也沒有投影(陳志建的錄像),只有LED發出藍光,暗示生命的跡象,但因明滅的速度極為緩慢,很難令人將其視為節奏(林昆穎的音樂) ──── 即使我們願意承認,世界萬物皆有自己的節奏,而這個節奏,原本就是一種音樂。

同樣的,「菌擊」與「灰塵」的其他作品,也各自透露出一種「留一手」的表情 ── 例如,「菌擊」裡的電路板,不僅只剩視覺欣賞的功能,甚至連LED燈器也不閃動,只能充當靜態的立體顏料 ── 我們從中感受到一股心照不宣的默契。這些作品對觀眾的意義,還不及對藝術家自己來得重要;對觀眾而言,它們是符號,象徵著無法立即看穿的秘密,對藝術家來說,則是索引,明白標示著自身不同階段的整合過程。其中,那個心照不宣的默契,正是豪華朗機工的「無用之用」:機械、雕塑、錄像、音樂,所有成員各自擅長的技術,到此全都收斂成一種姿態。

那麼,對於豪華朗機工,「無用之用」後面跟著的那個「大用」,會是甚麼?若從作品來看,或許我們可以說,就是「中看不中用」,亦即,一個「炫」字。「炫」字在此,指的是一種華麗的展演,既是發表,也是訊號的傳遞。所謂的展演 ── 無論是靜態的展示,還是動態的表演 ── 出發點即在於:「I’ve got something to show you」。展演者所欲炫的,可以是(靜態的)法寶,可以是(動態的)本事,也可以是使用法寶的本事,當然,在豪華朗機工的例子裡,還可以是不用法寶的本事,甚至是,不用本事的本事。

是在這樣炫耀的收斂的姿態中,我們看到了「用」與「無用」的平衡。作為一個強調混種、跨域的藝術團隊,豪華朗機工所展演的,除了「有所為」的實踐之外,還有「有所不為」的自律,兩者相互交替;這是個體在緊密合作的關係裡,為了成就一個更為完整的全體,隨著漫長的進化過程,所發展出來的互動節奏,並且透過創作,示現於我們眼前,像一則華麗而靜謐的訊號。

(「豪華朗基工個展 - 游泳適合複三拍」專輯,台北:MOT/ARTS,2011.02, p.39, 40)
-----------------------
1. 吳家瑀,〈交混之下,異種發華:談豪華朗機工的團隊合作與藝術概念〉,《藝外》,第14期,2010年11月號。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