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耿豪
Chang Geng-Hau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網站連結 link


雙生仔藝術家 張耿豪、張耿華創作無厘頭
文 / 吳垠慧

張耿豪、張耿華這對雙胞胎兄弟,美術界通稱他們「豪華二人組」或是「豪華兄弟」,聽起來像是偶像團體的名稱,其實,這對出生時間只相隔八分鐘的兄弟檔,反而比較像是一對不按牌理出牌的搞笑組合。雖然年紀已有二十八,但行為談吐還保有青少年毫不掩飾的直率,他們是台灣年輕一輩的創作者當中,最擅長玩弄機械動力雕塑的藝術家,作品中反映出他們無厘頭的遊戲性格。

台灣年輕藝術家越來越少人投入雕塑創作,主要是雕塑所需空間較大,且器材昂貴,機械動力的雕塑更是如此。從這兩方面來看,豪華兄弟相當幸運。父親經營五金行,五年前結束營業後,將庫存留給兄弟兩人不說,還將原本出租的公寓收回當作工作室。兄弟倆將內部空間重新改造,除了牆上掛滿的各式零件,還有車床、鑽床、铣床、氬焊機等機械設備,乍看會令人誤以為是家庭鐵工廠。

可能是「家學」淵源,兄弟倆從小就愛自己動手做東西,「高中時,耿豪想玩吉他,可沒錢買,就自己撿木頭、拆別人不要的吉他零件,自己做一把電吉他」,雖然做出來的吉他弦位置不大對勁,兄弟倆還是很享受這種DIY的過程,這也促使他們在大學時期,選了冷門的雕塑系。

雖然大學同樣是雕塑系,不過,這對雙胞胎後來的發展是各有專長。哥哥張耿豪偏好電腦數位科技的創作,喜歡經由縝密的計畫後,才動手執行;弟弟張耿華喜歡邊做邊想,偏愛可以動手作的機械動力雕塑。他們各有獨立的作品,也有一起合作的計畫,不論哪種形式,彼此都是對方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我們沒有人稱雙胞胎的心電感應,有很強烈的默契倒是真的,一個表情、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小學時候,我們很不喜歡被別人知道是雙胞胎,容易引來人家好奇的眼光」,小時候兩人的外表幾乎一模一樣,親戚長輩還得靠眉毛裡的痣或盲腸手術的疤等等,非常細微的特徵才能分辨,「小時候的衣服或玩具,常是同樣的東西複製成兩份,雖然很公平,但其實蠻反感的」,張耿華說,「兩個人被當成是一個個體,沒有獨立的存在感」。這種複雜的心情直到國中,一起進入美術班、當了同班同學之後,才逐漸釋懷。

這段雙胞胎的心路歷程,反映在張耿豪的《雙生仔》系列當中。張耿豪將兩人幼年時期的照片、玩具,以電腦合成的畫面處理,兩人偕手裝扮成「龍騎士」的模樣「出征」,攜手一同在藝術的道路上闖蕩,不僅在個性、專長上互補,在精神上,也給予對方最大的支持。

不過,即使是感情好的雙胞胎,在合作的過程當中,也不免會因為認知上的差異起衝突,尤其兩人又是對自我主張相當堅持的藝術家,「包括切角幾度、要上什麼顏色等等,常為這種事情吵架」,最後,兩人協調出共識,就是都塗成白色。

相較於有的藝術家喜歡套用深奧的理論,來為自己作品增加深度,豪華兄弟的作品則顯得白話,他們通常反映童年及生活的經驗,有時還有惡搞的成分。張耿華的《呆頭鵝》,就是將大白鵝的頭頸和翅膀,裝在機械裝置上,變成機械鵝,鎮日在展場裡繞圈圈打轉,「那時候對飛行很感興趣,覺得鵝的翅膀很像天使」,不過,由於處理鵝屍體的腥臭味久久不散,張耿華也好一陣子不敢吃鵝肉,「那時候班上還有同學燒金紙,抗議我為了創作殺生」。

張耿豪、張耿華兄弟倆外表「粗勇」,喜愛戶外活動,他們曾模仿電視節目主持人攀爬瀑布、到山上捉昆蟲、戶外裸泳等等,「我們做的事情有時很無厘頭,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兩人看似是健康活潑的陽光少年,他們卻自認性格裡害羞的成分居多。張耿華的《一七五○東向坡》、和張耿豪的《Shot gun blue》兩件作品,便透露了這樣的訊息。前者是一組機械裝置,一旦有人靠近,機械裝置會表現極度焦慮、左右迅速移動的狀態;後者則是大螢幕裡的槍枝,當感應到有人靠近時,就會爆出巨大的槍響,「擊退」來者。「一方面希望吸引別人來看我們,但等到人家真的靠近了,又會覺得『拍謝』、趕快跑掉」,耿華道出兩人的矛盾。

年紀快接近三十,兄弟兩人接下來會如何發展,目前還在摸索當中,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張耿豪會繼續鑽研電腦程式和技術的操作,張耿華依舊摸索機械動力的裝置,「做數位或機械動力都很麻煩,得四處奔波找材料試驗,費時又費工」,兩人一方面羨慕別人可以優雅又單純地只在畫室工作,另一方面,兩人又耐不住手癢、想搞出和別人不同的東西。想來想去,「還是做自己『尬意』的東西卡『趣味』啦」,張耿豪下了如此結論。

張耿豪、張耿華兄弟 自爆有閱讀障礙

張耿豪、張耿華雙胞胎兄弟,一九八○年生,家住淡水。國中、高中兩人是美術班同班同學,一前一後進入板橋的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雕塑系之後,張耿豪考取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今年總算畢業;而張耿華當了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的造形藝術研究所的學生,卻因為遲遲不想寫論文,所以被退學。

兩人的工作室裡,到處堆著與機械或零件相關的圖解書刊,很少看到文學類的書籍,張耿華自爆兄弟倆其實都有嚴重的「閱讀障礙」,「不是我們不看書,只是好不容易看到第三段,就忘記第一段寫什麼,至少機械圖錄有圖可以看,而且文字都不超過五行」。於是乎,玩機械、寫電腦程式,兩人的能力是一把罩,倘若遇到弄文武墨之事,就會要人命,讓兩人不禁大嘆自己是「腦殘」。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