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克文
Kevin Yu
簡歷年表 Biography
個展自述 Statement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2004 個展自述
文 / 游克文

此次展覽作品可分為二類來探討:一為平面的(有傳統內框直角與菱形板);二為「浮雕式」的繪畫作品。

平面的二次元的畫作仍繼續九○年代的創作理念,即「對質」的表現,唯手法方面,放棄了幾何面的並列,重疊,或分割。作品的「造型元素」更著重於「動」與「靜」的面對張力之要求。而材質之選擇則有剪紙貼裱的加入,與畫、刮、滴流等繪畫行動留下的跡痕作對比。某些作品則因肌理與薄薄紙片的突顯,造成在物理條件上的「失調」,這是有意的產物與結果。

畫面的流動狀色彩之處理與紙片的貼放,則來自對莫內晚期睡蓮系列作品的致敬。

在水面(平面)上,種種色彩變化、雲、柳倒影,是真實或虛影?它們完全處於同一空間中(二次元的),而於其上的蓮花緊貼壓著(他們則是真實的)。畫布、板面是否能代替水面,剪紙代表蓮花?在物理條件上來考量,他們的空間狀況是相近的(都是在幾公分的範圍內),這或許是角尖的鑽研,但在其中,則有無窮的樂趣存在。

再觀察幾年來作品時,發現畫面上有幾何方塊的對稱分布(左右或是上下的),也即在方形直角的畫布中有十字形的或是菱形的構成。這種方塊(畫出來的,或貼的紙片) 之分布方式,是由Mondrian的垂直、交叉結構所得來的,將其視為靜態的元素用來與滴、流刷出的色彩(動態)作為對比。

菱形作品的出現,則將前期作品的畫面構成轉為媒體形式的選擇(其實這在Mondrian的早期作品或晚期的Victory Bougie-Wougie也可看到),其不同之處,則是在於動、靜、內、外的顛倒。

色彩的處理有直覺式的奔流,也有極為劣拙的重疊與紙片幾何性的切割,有著強烈的比照。又這些紙片上的影像,在有意無意中,也透露出我們日常生活裡的某些訊息,在千萬影像中的挑選,這個「選擇性」的性質是為現成物路線所貫用的手法?疑慮是多餘的,在這影像的世界裡,只要不畫地自限,所過之處,敵人的刀槍也可以使用。理念是最重要的,媒材是可以轉變的。

二、浮雕式的繪畫作品的出現在於正面觀賞作品的改變,也在於打破由畫面(似同窗口)來觀賞景物。這些三次元的畫作有T形的,三角形的,弧形的(不在本回展覽中),要求(很自然的)觀者左右圍繞來欣賞(因其仍掛於牆面,也是有意要別於雕塑的360度可能),其中,三角形與弧形的作品(凹型或凸形)若以正面來看又有影像變形的可能(這又是視覺遊戲)。

當畫作大到某種面積時,畫家、觀眾有走進作品的情形,或就直接的畫於牆璧、地面,將建築物、室內空間視為媒材,這些三次元的作品則立意要限制其大小(不要超過人身的尺寸)來區別於室內的空間隔板,於此,它們具有傳統藝術作品的獨立性質,但因要求觀眾做視點的改變來觀賞作品的全體,這種參與的成分是為其特徵。

T形作品,若平置於地面,其垂直的部分可視為「雕塑」;而平行的部分,則可認為「台架」,二者同為一體。台架有傳統的看法中,只是雕塑的支撐物,於此,它擴展其詮釋的範疇,積極地參與「作品」與其混為同一。如此,是為T形作品本質的詭吊之處。--Mar.2004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