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東
Wang Fu-Tung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策展經歷 Exhibitions Curated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著作出版 Publications


假色情之名,行藝術之實—評鄭淑麗作品「IKU」
文 / 王福東

本校造形藝術研究所這一學期,新聘近年崛起於海外的數位藝術家鄭淑麗女士來校客座,由於鄭淑麗個人時間的關係,因此,她的課程就以密集的方式集中在一特定的時段上課,全校各系所許多學生莫不趨之若鶩,但因開課時間與學生選課的衝堂情形層出,因此,聽說不少有意選修鄭淑麗課程的同學只好割愛或者向隅。

5月28日是鄭淑麗這一學期在校上課的最後一天,造形所為答謝她不辭千里辛勞,特別在28日晚間10點在視覺館一樓大廳,舉辦了一場「ALL NIGHT PARTY」的惜別舞會,這場熱舞,同時也是為緊接著於「午夜場」(凌晨12點)所要播放她的精彩作品IKU熱身。

女性觀點的逆向思考

今年3月,鄭淑麗在一場講演會中公開形容自己是一位「A片版的銀翼殺手」,同時,她也十分誠實的告訴聽眾,自己是如何「從一個美術館的藝術家,到色情片導演」的心路歷程。這就叫人好奇了,於是,28日當晚我讓學生提早下課,一方面固然是想讓學生參與盛會,同時,也希望能在午夜場開演之前,讓自己有足夠時間將鄭淑麗的背景資料先行翻閱一遍,以期對她的創作歷程作進一步的了解。

開演前,視覺館一樓的地板上果然人影幢幢一片漆黑。跟一般色情片、劇情片甚至動作片非常不一樣的地方是︰鄭淑麗的IKU在例行性字幕打完之後的第一格開始,就直接進入她作品的主體,視覺張力很強,讓人找不到一句廢話,自然也少掉一般電影刻意深化藝術內涵的嬌柔或煽情矯作的調情動作。整個片子在長達90分鐘的演出過程中自然是高潮迭起,「高潮」指的也是緊湊,她在處理每一片段相互之間的節奏感時,分別用了由轎車、跑車、機車,反覆進出隧道或迴旋梯的深淺意象;以及,在每一片段結束時,重覆穿插出現男性陰莖進出女性陰道的圖象,這一部份,鄭淑麗顯然是以女性觀點來詮釋的,因為她善用其他色情片從沒使用過的視點;也就是從陰道內取景拍攝出去的逆向思考角度。整部片子她用這三種或隱喻或直喻式手法,貫穿作品的一致性。隧道、迴旋梯可以說連結每場單一片段的肉慾過程;而男性陰莖進出女性陰道的逆向思考模式,則強調高潮時的快感與性機能之奧妙。

你有沒有自慰的衝動?

鄭淑麗說,色情片看完後觀眾如果沒有自慰的衝動,這部片子就不能算成功。這句話頗有討論的空間,本來,我很想在片子演完後對學生做一次民調,看學生當中到底有多少人在看完後「有自慰的衝動」的,但在影片播放結束之後,我看到許多同學都急著要離開,所以就不好意思開口要同學留下來做民調了。另外一個「非鄭淑麗觀點」的說法,應該是說,已經太晚(2:00AM)了,同學們明天一大早可能還有課,所以必須趕快回去休息或趕寫報告。總之,我錯失了驗證「鄭淑麗觀點」(色情片與否)的合理解釋。

事實上,看完IKU之後到底有沒有「自慰的衝動」,並不能證明鄭淑麗的IKU拍得成不成功,因為IKU它其實無法讓我以色情片觀之,既然不是色情片,那麼,為什麼鄭淑麗甘願將自己定位為一個色情片導演呢?理由很簡單---鄭淑麗與杜象一樣不喜歡「跟塞尚玩牌」,也就是說,鄭淑麗她不想將生命浪費在世俗中十分無聊的「色情或藝術」之爭議上,正如同杜象在「下了樓梯」之後,就不願繼續留在「塞尚的調色盤上」打轉一樣,特別是如果鄭淑麗說自己的作品不是色情,她可能要面對那些低俗的狗仔隊或庸俗的媒體緊追猛打,所以乾脆自己「承認」是色情也就算了,然後才可以「假色情之名,以行藝術之實」。

嘔與不嘔之間

鄭淑麗說︰日本女性在高潮來臨之前,總會高喊IKU!IKU!所以這個片名的意思就是『高潮』」。然而,為什麼我說鄭淑麗的IKU不是色情片而是藝術呢?理由很間單,因為色情或藝術的分界點,它至少得先從「嘔與不嘔」這個基點做界定,畢竟有些事情私底下關起門來玩真的很好,但同樣一件事如若公然幹起牛肉場就不一定那麼棒了,因為遊戲過程中視覺或心理受到外界的干擾並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這也就是為什麼色情永遠是色情;而藝術永遠是藝術的道理,否則,如果太過於泛藝術論,那麼,不但任何一個人的做愛或做菜也是藝術;甚至一般人所說的美容、燙頭髮也都可能是造形藝術,就不知本校造形藝術研究所會不會有一天突然請這些「造形藝術家」到校開課?在這裡我想說的是,如果不那麼泛藝術論,那麼,在「色情不是藝術」的情況之下,「性」就可以是藝術了,因為藝術家可以透過獨特的藝術語言或見解,將性當作創作的素材,這樣的話,我們也才可能進一步從圖象呈現的形式與技巧和作品內涵的深度與廣度這兩個層面來討論IKU。

就圖象的形式與技巧來說,鄭淑麗不像好萊塢電影那樣特別喜歡賣弄電腦特效或高科技影像(動畫)技巧,她只是善用科技,拿來做為傳達她的美學思想工具而已。關於這點,我們可以從她的作品當中所應用到的技術語言(電腦特效或動畫技巧)並不十分高檔(高難度)看出端倪,反而是中段影像技術的廣泛應用,才足以達到她隨心所欲的藝術表現目的。

瑛瑛美黛子與縱慾主義者

再從作品內涵這方面來說,性做為鄭淑麗所要強烈表現的慾望場域,她誇大或強化了人性中肉慾的那個層面,畢竟,人性中的絕對縱慾主義者是少數,特別是生活在繁忙的現代人,可以做一個「瑛瑛美黛子」(台語之諧音「閒閒沒代誌」之意)的人很有限,更何況,高潮也有生理機能或週期性的上限,現實生活中哪能有如此美妙、神奇、快活的神鵰俠侶?說穿了,鄭淑麗的IKU,除了提供我們一扇心靈視窗的美感視象之外,同時,它也在「非色情片水平」的觀眾群中,滿足了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所無法實現的美夢,因為IKU,所以我們才有機會美夢成真,它填補了我們現實生活中肚臍以下的某種斷層現象,進而達到一定程度的心理補償作用。從藝術創作表現這個角度來看,誇大或強化作用,顯然是藝術的必然,否則,藝術除了寫實主義或現實主義之外,也就不需要其他的流派了。總之,IKU讓我們感覺快活,它昇華了我們對於性幻想的情操。

就不知鄭淑麗這一去後「何日君再來」,我在IKU當中看到她作品的好,本想趁她還在南藝的最後幾天多跟她聊聊,不料一問起來,她卻連跟朋友講電話或當天吃晚餐的時間都要一延再延,只好作罷!最後我問她雜誌出刊後要寄到哪裡給她時,她卻還得跟我確認雜誌出刊時她的人到底會在哪裡?一下子日本;一下子又是英國又是美國的許多片約與展覽約,想到這個「飛來飛去宰相家」的藝術家,大概已經不知人世間野鶴之為何物了?這樣的投入生活;這樣的投入創作場域的人,難怪會成就這麼一個重量級的「A片版的銀翼殺手」。

(原載/2001.7.1,《藝術觀點》雜誌【刊論】, NO.11)
 
 
Copyright © IT PARK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