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惠宇
Tsui Hui-Yu
簡歷年表 Biography
個展自述 Statement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靈魂的白日夢
文 / 崔惠宇

忘神的狀態,勾勒出的是意識的片段。這些似曾相識的圖像來自無法敘述的遙遠記憶,它們沒有需要被理解的意義,只能用無意識尋找著世界的存在證據,這一切不斷堆疊的符號,構成了我們與時間的生命輪廓線。這些介於抽象與具體間「這」與「那」所指涉的概略向度中,生命無邊界的象限,不斷發生在框界內與無邊外的向限之間。

空間是被形塑勾勒而縣的輪廓範圍,所以我們必然需從形塑它的「內容真相」開始。但當我們對於真相的定義與存疑感到無能為力時,就只能對「真實與意識」的模糊確切性,稍加碰觸那我們所謂的「空間」。於是,在指涉的概略下的「無邊之外」、「向限之間」、「時空湍流」、「意識的居所」、「凝固的白」它們以各自的意義,透過敘事思維的視覺書寫,將立體繪畫與平面多元空間在彼此可視的一切中交換,那是我對生命初始、眼目所及,以身處不明的狀態下,用「真實與意識」與空間對話。


他總不相信什麼叫做真實,是眼目所及伸手可觸之物?所以他僅可能的做各種嘗試在自己身上,在生活裡;之於其他人來看,他用玩弄戲謔的態度過日子,其實他很清楚,這是種實驗,對某些不可詮釋的、不可言喻的內容的試探。他挖掘深植腦中遙遠的記憶,那些阻力越大的行徑,越讓他覺得接近某種真理性的真實。

他不相信清醒,清醒造成了他的混沌,茫然的無知才是最貼近核心的圍繞,所以他懷疑自己所見到的所身處的一切,擁有這個「懷疑」讓他有種貼身的安全感。清醒的他有時候因為觸摸到自己而感到慌亂,那讓他覺得自己正掉入一個已被凝固框圍的空間裡,只有無盡無邊的白。

是的!「昏迷」或說「迷幻」?才是他能掌握的確切感。人的清澈是種悲哀,你靠近完美(所謂的完美是超乎九成以上的人所認可的詮釋,越完善越是種令人痛徹心扉的哀傷)所以他寧可假裝一種成功,然後奮力上游,事實上,他放縱自己在一切未知的狀態下心歡喜樂且痛哭流涕。是他唯一可能碰觸到的真實(幻想中的真實),但他作為的一切都在不停地旋轉,即便想要停下來,也因為不記得旋轉的開始是從左邊還是右邊,這是種無法被他解決掉的痛苦,一邊想著一邊假設是從左邊開始的,那就在向右轉的時候停下來吧。

他舉起手臂,抬頭透過指縫向上看,在不均等的指縫中感覺世界分成了四等分,沒有因為,沒有為什麼。在他世界裡,真實總在茫茫然後出現,時間就像一股湍流旋轉,只有永恆的那一秒才最真實,但真實是他最不需要的一個念頭。

低頭踱步,盯著工作室水泥地上彎曲的裂縫,在不確切的絕對清醒,是他區指可數的興趣,每條裂縫相互與彼此劃分了自己的地界,蔓延的勾出了輪廓線,完整地集結起一個不大平整的地板,像是為了讓他站在這裡而存在。所謂的「存在」也就是這屋裡所有一切加總的結果,當然也包括了自己算在內。

他想,或許某個什麼也正看著自己跟隔壁室友跟屋外路人(尚未灰飛湮滅的亡者),同他低頭望著的地面的輪廓線一樣,也正想像自己是個什麼形貌吧?突然間他也就不覺得自己是這麼渺小了,畢竟都是不太清楚哪是「這」或「那」,這麼的無上限也只能用指涉的概略向度來「發生」關於邊界這東西。看來是如此了。

(078期 2014-03 藝術收藏與設計)
 
 
Copyright © IT PARK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