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婷如
Shao Ting-Ju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未顯化的生命
English
 
文 / 邵婷如

對我來說,藝術不是關於高度金錢交換價值的物品,而是重申我們在當代的第一手經驗。—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

根據科學家的研究,五萬年的人類已具備有心智能力,他們透過藝術創作,如洞穴的壁畫,思考人類存在的意義,或捏製陶土人偶,作為與未知宇宙的連結。過去30年的創作,以陶瓷這個古老傳統媒材製作人塑,意謂著人類與土地自古的固有連結,也彰顯人類本質堅定與脆弱的ㄧ體兩面,同時在人類意識變動的年代,再三回歸精神性進化過程的探索與提醒。

「有關小我-心之戰役」2014年的閉眼冥想的男孩,是個體追求自我內在平安的記錄。2016的作品,則是人類集體生命進化,與固有限制經驗的思考。

人類世世代代乘載的集體經驗,絕大多數的我們都受到心智的強烈制約。當希特勒成為獨裁者之前,可能他就像你我ㄧ樣的ㄧ般人。當身為人類的我們任由「小我」無意識的擴張時,欲求不滿的「小我」成為 『本我』的駕馭者,時時催促我們去滿足夠無止盡的欲望深淵,小者如個人無法滿足欲望所帶來的不安、不滿,大者如殘伐自己與他人。

「有關小我-心之戰役」穿著制服的男孩,頭戴皇冠,站立在紅色的台座上,以V形呈列,暗喻欲望權力,心之戰役的紅海。象徵受到小我制約的集體焦慮世代,思想任由川流不息的雜訊掌控,聽從“小我”不曾停止的欲望指令,焦盲追逐永無止盡的欲望,跟隨社會集體價值的主流,不曾停下腳步,安安靜靜面對內在本心的清明寂靜。

「未顯化的生命- I am Here. Here I am」,各自微微轉動頭部的閉眼冥想男孩站在圓形的白色台座,象徵零與無限的永恆,每ㄧ位頭部緩緩移動的瞬間,身心ㄧㄧ安在於每個當下,透過當下的默觀寂照,與原存在內在的本體再度相遇,重連世世代代已失聯的平安。透過這兩個相對面,作為對我們的良知的提醒與反思。

使用瓷土細膩質地表徵人類的原始初心,原同於孩童般的潔淨無暇;以石膏翻模灌漿,強調人類原存如光的本質,與小我困境限制的集體共通性。

「我們並菲朝著某種目標邁進,而是與目標同在,它和我們ㄧ起改變。如果藝術有目的,那麼就是讓我們睜開眼睛看見這個事實」-約翰.凱吉
 
Copyright © IT PARK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