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彤
Sun Xiaotong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專文 Essays
著作出版 Publications
網站連結 link


廖書毅:用收藏圓滿藝術夢
 
文 / 孫曉彤

經常身著筆挺的襯衫,臉上帶著金屬質感的鏡框,從外型上看來,現年三十多歲、從事科技業的廖書毅,有著與他的職業非常符合的形象;然而,在日常工作之外,他不僅是個專業級的攝影師,同時還是個品味獨到的藝術收藏家——五年之前開始踏上購藏作品的收藏之路,至今廖書毅已經累積了近三十件的藏品,分別陳列在他的辦公室和自宅,在緊湊的工作和生活空間中,摻入了具有人文溫度的風景。

因為喜歡拍照,大學從資訊工程系畢業之後,廖書毅就靠著自學和利用閒暇時間參加商業攝影課程,久而久之也培養出一群志同道合的攝影朋友,除了互相交流攝影的技術與心得外,有的時候也會相約一起去看攝影類的展覽或接一些商業攝影的案子,「展覽看多了,自然就養成習慣,一剛開始去畫廊都是為了看攝影作品;2010年開辦的Photo Taipei是我看的第一個藝術博覽會,後來漸漸地也會去Young Art Taipei和Art Taipei。」廖書毅笑說,自己就因為攝影的機緣,而慢慢與本來毫無瓜葛的當代藝術,結下不解之緣。

2011年,村上隆舉辦了第三屆的Geisai Taiwan,廖書毅參與主辦單位的攝影團隊,負責在現場拍攝活動過程,而也因為如此的機會,他得以在展會裡仔細觀看每件作品,而終於遇到讓他首次觸動不已的作品——那是フジモリメグミ (Fujimori Megumi)的攝影作品「After311」系列——這位出生於1986年的年輕創作者,拍攝了當年日本311震災時,災區因為地震而產生的各種現場,包括地裂、地表下沉和土壤液化等,然而藝術家卻無意著墨在天災所帶來的不安或惶恐中,而是以靜謐的眼光,沈默地紀錄這些地震過後自然和文明景物的改變,以凝視的方式療癒那些令人惴惴不安的過往記憶。「『After311』系列的每張畫面都很美,美的不像天然的地景,畫面中還帶了點淡淡的抒情,更進一步去閱讀畫面,會發現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悲傷,就好像淚到了眼眶卻流不出來,這樣的攝影畫面造就了視覺閱讀的絕佳平衡,不會過度煽情,亦不會過度隱晦。反覆閱讀畫面後醞釀的情緒在我意識到造就這樣畫面的原因時爆發了出來,如此美麗的地景的竟源自震撼全球的日本311大地震。隨著這份震撼逐漸沉澱,我就決定了要收藏這套作品。」廖書毅如此說道。而值得一提的是,「After311」系列曾經在日本的第15屆Geisai中榮獲觀眾票選的第二名——當時整個系列的單件作品尺寸是110公分見方的尺寸,而廖書毅購藏的則是40公分見方的、尺寸較小的版次中的其中兩件,直至今日,這兩張攝影作品還懸掛在廖書毅家中的牆面上,持續地述說著其中美麗與哀愁並存的複雜與深刻。廖書毅認為,這個系列的作品有些拍攝的建築或人工建物因為地震被破壞的景象,自然界的強大和不可控制性,對比的是人類文明對於環境的介入:「這系列的作品讓我想到蜷川實花的花系列攝影,講述的都是人類因為自己的喜好而去扭曲原本自然界該有的存在方式,操弄它們的姿態以追求某些美感。」

而除了攝影作品外,收藏印製精美或者藝術家自製的限量攝影集也是廖書毅的一大愛好,他坦言自己的品味蠻跳耀的,除了前述的風格之外,也藏有不少他自己所謂「獵奇」類的作品和書籍,像是畫面有著浮世繪風格的山本タカト(Takato Yamamoto)、充滿綺思異想的村田兼一、甚或是荒木經惟鏡頭下那些赤裸情色的畫面,也都在他的欣賞範圍內。

「我覺得看作品就像是在看書,」廖書毅說:「有些內容會讓你很有共鳴,而且每個人共鳴的點都不同。」談到關於自己的收藏偏好,他說最主要的還是以直覺式一的判斷:「第一眼覺得很討喜,才會被吸引繼續看下去,而好的作品就算是看久了也不會膩,反而越來越有趣。」目前廖書毅的收藏以中小尺寸的版畫和攝影作品居多,價位從數千元到20萬台幣的都有——尺寸主要還是考量到方便在起居空間中陳列,攝影和版畫則來自於他個人的生命經驗,「小的時候我也曾經有過藝術夢。」廖書毅並不諱言。

「高中升學時,原本我打算進入美術班。」廖書毅說當時自己對畫畫很感興趣,還認真地練習了一陣包括水墨國畫和炭筆素描類的繪畫技巧,也曾經學過工法繁複的版畫:「但當時家裡強烈反對,覺得走藝術這條路發展有限,因為父母當年覺得『畫家幾乎都是死了才出名』。」我問廖書毅對於當時的決定是否曾經後悔?而現在的收藏行為是否也帶有一種彌補的心情?只見他輕鬆一笑,如此回答:「越認識藝術就越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會畫畫並不等於有天份,跟一般人相比也許我稍微好一點點,但要成為藝術家就顯得不足。」廖書毅說:「創作是天才的世界啊。」

因為有過這段學習美術的經驗,廖書毅在看作品時更會珍惜創作者在作品中所運用的精湛技巧和媒材特色——在他的藏品中,難得有一件尺寸較大的作品,是出生於1987年的年輕藝術家游雅蘭的版畫〈閉上眼你所看見的都一切美好〉,這件60乘135公分的木刻油印版畫,是藝術家目前為止最大的一件作品,特別的是這件作品只有兩個版次,其中一版入選為國立台灣美術館青年典藏計畫而被納入館藏,而廖書毅購藏的則是AP版。「游雅蘭的作品畫面層次很豐富、色彩很鮮豔,是版畫中比較少見的表現形式,而且因為她用的是易耗損的木刻版,無法印製太多次,所以版次很少。」廖書毅說:「因為自己以前也學過版畫,知道其中複雜的程序,所以看到這樣的作品就會想到過去,喚起許多回憶。」而關於這件作品的收藏過程,也歷經了一些小情節:因為覺得這麼大件的藝術家版畫比較稀有,廖書毅抱持著一種「過了這村就沒了那店」的心情,正在考慮是否要購藏,「畫廊打了電話問我,我說我想一下,結果當天下午我決定要買了,畫廊卻告訴我作品已經搶先被其他藏家買走。」事件過了約莫一年後,畫廊告知藝術家釋出了自藏AP版——這次廖書毅再也不猶豫,立刻答應收藏——如今,這件作品就陳列在他住宅的客廳的顯眼處,散發著幽林深處神秘而夢幻的迷濛光彩。

在廖書毅家中書櫃的一隅,還擺放著奈良美智與HOW2WORK和SAYERS STUDIOS三方跨領域合作的白犬收音機〈Project: Doggy Radio〉,這是2011年所推出的由藝術家親自設計並且具有實用功能的作品——環繞音響位於狗身下方的肚子,而紅色的鼻子則是調頻用的旋轉鈕,全球限量3000隻,而每一隻都經過純手工的打造和調校,並且附有編號和保證書。廖書毅說,當時這件作品推出的價格大約是將近台幣六萬元,後來漲到台幣10萬元,「那個時候很想要買一隻來當作女朋友的生日禮物,所以四處託人留意。」廖書毅笑說,後來某天在一個專賣日本進口的服飾店裡看見,一問之下發現店主開的售價竟與原價差不多:「我還好心提醒這個作品已經增值了,但店員卻回覆說他們老闆並不想以此賺取太多差價,當初進貨純粹只是因為喜歡,因而還是願意以原本的定價出售。」仔細地確認過保證書和作品之後,廖書毅當然立刻將這隻難得的小狗認養回家,至今仍然受到兩位主人的悉心照料。

而除了獵奇和時尚的類別外,廖書毅對於水墨和膠彩等一般人會輕易歸納於古典或傳統媒材的作品情有獨鍾,他說自己很喜歡具有東方情調的作品,像是字畫或水墨,而他也收藏有年輕藝術家吳尚邕的水墨紙本作品,「我第一次看到吳尚邕的作品是在幾年前的一個博覽會,那個時候他還沒有跟任何畫廊合作,但我覺得這個藝術家的作品非常有趣。」一問之下發現還有其他藏家也在關注他的作品,廖書毅便詢問是否能夠收藏,後來終於如願以償將其中的一件納入收藏。

「其實我還蠻享受看見一個藝術家,因為不同時期而創作風格有所轉變的過程。」廖書毅說,特別是年輕的創作者,作品的風貌每隔幾年就會因為生命際遇而有所改變,如此有機成長的過程,從收藏者的角度來說,是一種令人期待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希望未來能夠收藏同一個藝術家不同階段的作品。」廖書毅說到。因為工作的關係,他經常往來於亞洲各地,在出差途中他也經常順道造訪許多國外的畫廊和藝術家展覽,比方像是在菲律賓,就有一些具有深度和魅力的藝術家作品,「然而通常一問之下,大部份藝術家的年齡都在中年以上。」廖書毅認為:「我還是對於和自己年齡相仿的藝術家作品比較有感覺,一來是因為成長的背景和時代類似,二來是年紀和風格相對成熟的藝術家,我會認為他們未來的發展過程可能比年輕創作者來的有限,相比之下,我還是比較偏愛年輕的藝術家作品。」廖書毅說道。

從攝影到收藏,廖書毅在這幾年內也陸續結識了不少藝術圈的朋友,但即便如此,假如藝術家已經有機構代理,他還是會透過畫廊購藏作品,除非創作者仍是「自由之身」,他才會直接和藝術家交易。「過去我在研究攝影時,也認識了一些目前活躍於當代藝術領域的創作者,但以前因為可能自己因為拍照而具有一定程度的創作者身份,通常我對於別人作品的意見有時會聽起來像是『文人相輕』;」廖書毅笑說:「現在我幾乎很少拍照了,藝術家比較會把我當成『藏家』,我的想法似乎也比較能夠被接受。」

「收藏藝術作品,就像是在收藏它所蘊含的故事一樣,那些是最能吸引我的部分。」他如此說道。用收藏圓滿自己對於藝術的嚮往,和他欣賞的創作者們一樣年輕的廖書毅,迢迢的收藏之路,正在展開。

原刊載於《藝術收藏+設計》2016年6月號
 
Copyright © IT PARK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