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萬仁
Chen Wan-Jen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創作自述
English
 
文 / 陳萬仁

身體在數位技術的環境中經常面對被符號化、扁平化、去脈絡化的處置,而非自然的人工氣質,是我的作品經常被強調與關注的風格。從《比爾先生的早晨》(Good morning Bill)以熟悉的視窗介面的人工風景中置放身體,再到最新近的作品《無意識航行》(The Unconscious Voyage )、《運動場》(Playground) 中都會空間裡各種身體形象的拼貼,這種把身體變成孤立影像,並在相當程度的技術處理後以去脈絡化的方式重新拼貼的取徑,雖然讓身體成為了符號影像,但也仍允許保有些許自己的故事。

風箏KITE
2004 1 min 58 sec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sound, 480p )


作品是利用針孔攝影機縫綁在風箏之上,隨著風箏的升空,隨機地將空中所拍到的大地景緻紀錄獵取下來,其中也會偶爾拍攝到自己在放風箏的片段過程。影像是經過無線收訊傳送回到 DV 之中,因為運動狀態中的晃動,使得收訊中的影像有所流失,產生類似下雨狀的雜訊線條,無意的採取收訊卻意外的回饋出有趣的失真影像。

對於繪畫的經驗來說,主體的描繪外在事物,以及使用攝影機拍攝動態影像而言,這樣客體的再現關係,都可以透過手的描繪、操作(或拍攝)這樣的狀態來紀錄事物或可能發生的事件,運用視覺觀察來操作媒介,而風箏這件作品的概念試圖改變這樣的運作方式。雖然說風箏還是需要人為控制,但攝影機卻不再需要利用手的操控來掌握畫面,不再需要經營得宜的框內影像--這裡利用的是正在飛翔的「眼睛」,幫我們捕捉離開大地的美好景緻,此刻失序的俯視大地不也是一種特別的經驗。

科技進步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經驗,也帶來了新的創作方式,而這樣的改變之下,科技不僅提供方便,更帶給了人類在思想上的轉化及延伸,開啟了我們各式各樣的慾望,以及想像力。而風箏正是為了滿足觀看的慾望,藉由新興的電子設備開啟不同的感官視野。當我們利用媒體介入藝術表達之後,可能改變了媒體本身的可能性,突出了媒體本身的不同變樣,因而開創了一種新的體驗。

第二月臺 Platform 2
2006 3 min 36 sec (Single-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color, without sound, 720p)


當一切不再前進,僅僅只是等待

處在這樣一個影像大爆炸的年代,自然會面臨影像所帶給人們的影響,甚至生活型態的轉變,我們不禁去問,影像究竟能夠告訴人們什麼,它呈現了一個比真實還真實的世界,完整的世界在銀幕裡被建構出來,好像告訴著觀眾:事情已然發生,你看到了,請不要懷疑。

面對影像充斥而來的焦慮,我將問題聚焦在我所關心的事物上面,重新考慮我與影像的關係,以及在藝術實踐範疇上與數位媒判之間種種既複雜又微妙的關係,試著在這中間可以展開一些可能性,藉由數位技所展現的擬仿能力,將現實與虛擬懂新拼組,以造物者的身份創造出一些新的風景。

以某個層面來說,我回到畫家角色,經過數位處理,將真實的人們和虛構的月台重新建構、組合、拼揍,遊走在現實和想像空間之中,呈現一個另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場景。你就像是一個過客在這一趟旅程之中,開啟了屬於自己的回憶,人們扮演的角色就是自己,沒有對白,唯有「等待」在這個虛構的空間成為可能。

剩下的,我願意留給作品幫我回答。

穿越中的鴿子先生 Pigeons Crossing
2006 2 min 30 sec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without sound, 1280*542 pixel )


這是一個尋常的景色,
鴿子就應該飛,天空就應該如此蔚藍,
在一個沒有入口也沒有出口的地方,我正在想著明天的午餐。

比爾先生的早晨 Good Morning, Bill
2007 2 min 50 sec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 color, without sound, 720p )


在這裡我挪用了微軟視窗的桌布畫面,利用數位軟體的運算技術稍微改變了一些原有的風貌,這裏產生出來的是藍的徹底的天空,不斷重複動作的人物角色(打高爾夫球),這些元素有個更主要的目的,希望給觀眾的感受是既熟悉且愉悅的,而畫面裡頭所出現的元素指涉的是他們自己本身,不帶有假設性,重返事物本身的意義,崩解了所謂的說明性以及敘事性。影像內容藉由重複,反覆不斷的動作,架空了意義的生產,藉由這樣的狀態,我想單純的去思考所謂影像自身可被閱讀的條件,而這也是我試圖回應媒體的方式之一。

飛機場 Airport
2007 4 min 20 sec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without sound, 720p )


在此,我們可以提出這樣的假設,圍繞在某種對於外在世界的想像,試圖去建立一個符合人們所期待,所盼望的美好世界,好像這一切本來就應該如此。
影像內容告訴我們,那些人就在那裡,似乎是在重複訴說著某件個事件,但是伴隨而來的卻是無盡的等待,從未開始也從未結束。

比爾先生的假期 Bill goes on vacation
2008 7 min 36 sec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without sound, 720p )


這是「比爾先生的早晨」的續集,同樣使用著微軟的內建桌面,我常覺得自己的作品像極了螢幕保護程式,事件就發生在這封閉的循環裡,敘事性是被剃除的,影像展現出來就是影像自身的面貌。我取材來自於那些微不足道的日常景緻,而那是一種後設的,冷眼旁觀的眼光將它們給紀錄下來,這些影片經過重新的編排跟處理後,成為了那最熟悉的陌生人。

走廊 Passage
2008 2 min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color, without sound, 720p )


我嘗試詮釋某個時刻某種普遍的經驗,突顯出日常性的流動狀態,把這些經常被忽略甚至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取樣出來,進行改造把那陌生的游離感突顯出來。
交錯而過的人們總在一種無意識的狀態,偶然相遇。

運動場 Playground
2008 2 min 50 sec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sound, 720p )


月台上佇立著那些等待通往下一站的旅客,這平常不過的景象,於此卻以超現實套疊幽默,將日常搭建成刻意演出的劇場舞台,並藉由時間錯置與空間並用,創造奇幻意象。

撐傘的人 Umbrella Man
2008 3 min 20 sec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without sound, 720p)


雨天,成為了時間抽離與空間切片的藉口。
雨傘,在此隔離了雨水,也撥離開躲雨的人們自身與外在環境間的距離;因雨而靜止的人們在自己的軌道上等候著未知的人,與事,與物,毫無動作的個體背離了主體性而如同雕塑,都只是默默等候。是等待雨停,也是等待另一個開始的到來。
靜候的無止境與延伸,讓分秒成為一股膠著,不論視線望向近處,或是在人群中穿梭而遙射遠方,那忽而定焦忽而模糊的距離感,皆指向未知卻隨時可能到來與出現的他方。

無意識航行 The Unconscious Voyage
2008 3 min always loop (3-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 color, without sound, 3840*720 pixel )


地平線上
晨星與暮星相連
這是場還沒開始就結束的遊戲
唯一同我有聯繫的,是這些交錯而過的人們
每個人都依著自己的方式
重複的走著一個永遠

雲是眼淚 Cloud Becomes Tears
2008 2min always loop (Digital Photo Frame, color, without sound, 600*800 pixel )


這是一首如雨般不經意滴落的短詩,輕薄,無重力,行走的步伐也看似輕盈。
或可能是重量之下畫出輕盈。

I Feel Crash
2009 2 min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sound, 720p)


靜態影像透過時間因素的介入,不但影響了影像原來可被閱讀的條件,也讓觀看的方式產生改變。利用數位後製技術使單張靜態影像運動起來,並非特殊而新穎的手法;但在這樣的過程中,嘗試替換影像原有的敘事條件,便是我所感興趣的部分。再者,如何使影像觀看起來具有「憋」感,更是本作品極力想要滿足的狀態。

回憶的盡頭 The End of Memory
2010 8 min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color, without sound, Full HD 1920*1080 )


作品的靈感源自一個日常生活中的遭遇——在一處不知名的荒野,孤聳著一棟難辨屬性的鐵皮屋,正兀自冒出一陣陣濃密的煙霧,同時在幾個近似窗戶的開口中,持續閃現著一種奇異的光芒,自始至終從無人跡顯現,使得不斷變化中的那景象具有一種強烈的超現實感……
那個留存在藝術家記憶中的印象,隨著時間的經歷,逐漸化約為一組揮之不去卻難以言喻的感知內容,直到終於將其再現於《回憶的盡頭》之中。
影片正中央,豎立著一所有著精巧的天線與階梯的白色建物,居處在毫無色彩的空間之中,那結構體的開口中一明一暗的藍光成為最顯著的動態,而自其中緩緩散出的白煙逐漸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及至再無法辨識出畫面中究竟有無任何內容,然而那看似無法穿透的靜止狀態,又開始有了同樣緩慢的變化,隨著煙幕愈見稀薄,白色建物的形象終於清晰地顯現。影像無限循環的設定,使其再也無從覺察起點與終點,究竟是持續的煙霧遮蔽了空間,抑或是空間顯露於煙霧消散之際?
這宛如異境般的視覺經驗並非虛構,藉由自行結構的模型與搭設的場景,藝術家拍攝下一個實際發生的歷程,一如那個在其回憶盡頭處的意象,那麼真實卻又那麼虛幻。

位移 Displacing
2011 5 min 55 sec always loop (2 screen video installation, B&W, without sound, 2560*720pixel )


忘形的光落下
成為那低頭垂憐的影
儘管他們總是形影不離
時間帶走了旅人
悄悄的我們好像在夢裡飛了起來

關心千萬人 Concerned about the millions of people
2011 1 min 07 sec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 B&W, without sound, 480p )


這是一張由喬•羅森塔爾(Joe Rosenthal)在美日硫磺島戰役之中所拍下的《美軍士兵在硫磺島豎起國旗》的經典歷史照片。
眾所皆知的事實是美軍在這場傷亡慘重的戰役裡拿下了勝利,士兵將那象徵自由和正義的旗幟插在山頂上,而此照片也應運而生。我無意要在這重要的歷史事件上做下註解,而是採用戲謔的方式竄改那明顯的象徵物(國旗),讓它的訊息改變,試圖使圖像的意義漂浮。無論那面旗幟來自於哪裡,象徵總是隨著另一次的曝光而來。

你就是我的例外 You are my only exception
2011 2 min 40 sec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 color, without sound, Full HD1920*1080 )


誰需要費思的去揭開日常的面紗?又或者誰需要去解釋自己的日常生活?
我們對於日常的理解,多半來自那無意識的靈光乍現、吉光片羽,一觸即發的感動而已。
或許在每一個當下成為無限的循環跟重複以後,稍縱即逝成為永恆;平凡之中產生例外,
而我們如果想在這個例外之中尋找意義,那肯定是徒勞的,
只不過是這些擦肩而過的遺憾,停留在無止境的時空裡,成為一個需要被填補的缺口罷了。

勝利方程式 Formula for Victory
2011 1 min 41 sec always loop (2-channel video , color, sound, 2560*720pixel )


迎面而來的夜光拉長著選手們的身影,牠門使出渾身解數朝目標狂奔,這是一場劃破靜默的經典賽事。
特別的是牠們不按牌裡出牌,放棄了看家本領,改採取跑步的方式進行比賽,這不尋常的行徑肯定是荒謬多餘的。但主辦單位強調這並不是在開玩笑,所有的選手都經歷過一段紮實的訓練,期望可以為體育界帶來一種嶄新的視野。

美中不足地方是若干選手在比賽過程中因為違反規則而被取消資格,至於誰能在這項賽事中奪得最後的勝利,我們將拭目以待。

冥王的眼淚 Pluto’s Tears
2011 1 min 02 sec always loop (Single-channel video , color, sound, Full HD 1920*1080 )


人必須朝著死亡前進
不需要執著那些往事
失敗早就已經決定好了
恐懼也是
但可以稱職的扮演好旁觀者的角色
去嘲笑那些我們已經知道的事情
 
Copyright © IT PARK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