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費爾葛瑞福
Andy Fairgrieve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相關評論 Other Criticism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療癒之泉 特別晚會開幕致詞
English
 
文 / 安迪‧費爾葛瑞福


各位嘉賓晚安。今天很榮幸能躬逢其盛,誠摯歡迎各位一同慶祝格蘭菲迪台灣藝術家駐村計畫12週年。

格蘭菲迪至今仍是一個世代相傳的家族企業,正因如此,威廉‧格蘭的曾曾孫彼得‧高登先生一開始便清楚囑咐,要我們以朋友之道對待藝術家,善用蘇格蘭高地文明的好客之道,款待這些格蘭菲迪大家族的成員。

陳慧嶠是2005年首位從台灣來到格蘭菲迪駐村的藝術家,初來乍到時雖然有些侷促不安,但她很快地就愛上了蘇格蘭,愛上了格蘭菲迪。事實上,今天大家能夠在此歡聚一堂,要歸功於陳慧嶠多年來對這個計畫的熱忱與付出。她就像這個計畫的台灣母親,協助挑選每年來駐村的台灣藝術家,一步步累積出今日的成就。

格蘭菲迪的駐村計畫,不僅是另一個讓藝術進駐社群的案例;它更是任藝術家自由揮霍創造力的一段生命經驗,是讓有緣人相遇相識的一頁生命篇章。最具體的例子,是2005年陪同陳慧嶠來駐村的友人沈怡寧,在那年夏天結識了另一位蘇格蘭籍駐村藝術家麥大衛,如今兩人已結為夫妻。

陳慧嶠駐村後的隔年,吳季璁來了,接在他後面的,是姚瑞中──他和嶠一樣,也被生活在格蘭菲迪的這段時光深深撼動,而且我相信這段經驗對他後來的藝術創作有很深遠的影響。2007那年也是我第一次親自造訪台灣,而且在往後數年,幾乎每年都有幸重返此地。

每一年,我們都持續見證這個藝術家族譜不斷擴大,像是袁廣鳴和夫人Mio的女兒,就是他們夫婦在2008年一同在格蘭菲迪駐村期間受孕的。

過去的12年,格蘭菲迪駐村計畫和它提供的自由、空間、時間,讓新的創作手法有了實驗和研發的可能。我們在這幾年間也見到藝術家之間的世代交替,從先驅輩的袁廣鳴和王俊傑,移轉到新進的青年藝術家,讓他們有機會磨練創作技巧,嘗試不同的方式,甚至開展出全新的方向。

不久前剛結束駐村的本屆藝術家林昆穎,是這次的展覽主題「療癒之泉」的靈感來源。展覽以釀製格蘭菲迪威士忌首要元素之一的羅比度的清澈泉水為出發點。自從年輕的威廉‧格蘭得知這處泉水後,此泉至今仍是製作單一純麥威士忌的唯一水源。它也呼應著過去多年來從藝術家身上奔流出的創意,和從這個駐村計畫孕育出的友誼。

除了先前提到我們親愛的的老友陳慧嶠為這個計畫付出的心血之外,我也要藉此感謝格蘭父子台灣分公司的成員們,尤其是李正祜,詹昌憲,黃麟等人多年來給予藝術家莫大的支持。

為了慶祝這個具里程碑意義的展覽,格蘭菲迪家族傳人之一的彼得高登先生準備了這份非常特別的醇酒供各位享用。這獨一無二的威士忌,是由格蘭菲迪首席調酒師布萊恩‧金斯曼悉心挑選,取自第一手雪莉桶的原酒,色澤醇厚,風味香濃,但稍微烈了一點,所以建議大家可以加點水稍微稀釋,以充分品嘗。

在舉杯之前,請讓我吟誦一段由蘇格蘭詩人羅伯特‧伯恩斯所寫的詩。你們之中或許有人聽過這首《友誼地久天長》,因為這是一首在新年期間出現率很高的歌曲。

歌詞內容描述流逝的時光和舊日的良友,並藉此舉杯向友誼致敬,要我們牢記朋友之間即使分隔千里,珍貴的情誼也不應相忘。

怎能忘記舊日的友誼,怎能不常懷於心
怎能忘記舊日的友誼,及美好的往日時光
副歌
感念往日美好時光,吾友,感念往日美好時光
讓我們舉杯痛飲,同聲歌頌
感念往日美好時光
副歌
我們曾結伴山中奔放,那雛菊如此芬芳
如今卻遠走他鄉流浪,只因那流轉時光
我們曾盪槳小河上,從日出到斜陽
如今卻遠隔大海重洋,只因那流轉時光
副歌
我們往日情意相投,讓我們緊握手
讓我們舉杯暢飲,友誼地久天長
副歌

為健康舉杯!
 
Copyright © IT PARK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