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雅君
Chin Ya-Chun
簡歷年表 Biography
策展經歷 Exhibitions Curated
相關專文 Essays
網站連結 link


吳耿禎個展首部曲:「帶一籃水果去看她」
 
文 / 秦雅君

「給阿嬤、鹽水溪,和那些我遇見陝北大娘」

「帶一籃水果去看她」是吳耿禎在誠品藝文空間個展的名稱,他說那是取自詩人夏宇的一首詩名,不過與詩的內容無關,所以我想,這個選擇或許是基於這個句子給人的直觀感受吧,那裡面彷彿有一種隱約的情感,尤其是一種對於(或許是廣義的)女性的情感。

在展覽計畫的草綱裡,吳耿禎把這個展覽題獻給「阿嬤、鹽水溪,和那些我遇見陝北大娘」。阿嬤是他的生命經驗裡情感最深厚的親人,鹽水溪是他的出生地所倚傍的源流,而那些曾經以不同方式遭遇過的陝北大娘,則是一群在觀念與形式上持續影響著他的創作的長輩。

這個展覽是吳耿禎首次個展的一部份,已經有過許多展出經歷的他,經常被(過於簡單地)認知為一個「剪紙藝術家」,只因為剪紙是他近年來主要採用的創作形式。在這個完全由自己發動與主導的計畫中,吳耿禎將以在三個時間三個地點所發生的三種內容,對自己的創作進行一個帶有回溯性質的脈絡整理。其包含在誠品藝文空間展出的首部曲:「帶一籃水果去看她」、在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展出的二部曲:「他是滿山的花」,以及在竹圍工作室展出的三部曲:「花是腐朽,燦亮與宿命」。而在這一系列的創作實踐中,我們將可以看到這位年輕的藝術家,如何交錯運用著攝影、剪紙、錄像、空間裝置、表演……等媒介,令其共同交織出一個複合著多重體驗的空間氛圍。而這一切,就從首部曲為其揭開序幕。

在「帶一籃水果去看她」的展出中,觀眾可能看到的第一個「她」是吳耿禎的阿嬤。吳耿禎從小與阿嬤同住,國三時父母離異,阿嬤更幾乎成為真正看顧他與弟妹的親人。在他的記憶裡,除了那些瑣碎而親密的生活陪伴之外,阿公與阿嬤對於兒女永恆不求回報的付出,讓日後體驗過諸多現實的他在感動之餘,也帶著些許不可思議。雖然在考上高中之後,吳耿禎以一種叛逆的姿態離家獨立生活,阿嬤對他而言始終是家的同義詞,也是他迄今返鄉唯一的理由。

在實踐大學就讀建築系時,吳耿禎進入了比較明顯的創作階段。大二的某天,一個雨後初晴的日子,他走進已接近乾涸的學校游泳池,因雨水而積累出的淺薄水層,因著他的腳步,漾起了一圈圈燦亮的波光,嘗試著想要再現這個極端美麗的意象,讓他不期然地遭遇了「剪紙」。最初他將隨意亂剪的紙張,貼在落地窗上,當陽光穿透時在玻璃上所形成的光影,竟意外地接近那個動人的體驗。於此,他開始一步步地深入這項民間藝術的領域,甚至遠赴陝北親身接觸那個孕育出無數迷人圖樣的環境。

雖然時代的變遷和近年來以文化產業為名的巧取豪奪,讓那些留存於田野紀錄中的一頁輝煌,已大量地遺失或損傷,然而在極其有限的交會之中,鄉村裡慣有的質樸與熱情,讓他輕易地走進他們的生活,從而看到那些被現代社會詮釋或包裝為「藝術」的生產,是如何自然地發生在他們的日常經驗之中。

當發現陝北大娘們的剪紙圖像,都是取材自真實的生活場景,吳耿禎也開始嘗試在作品中處理具象的內容,其援引傳統圖樣如抓髻娃娃一類的人物,再加入自己的造型語彙,創造出蘊含著歷史記憶的個人化作品,就像那些出類拔萃於同儕間的陝北大娘一般。

無論是最親近的阿嬤或是那些因緣際會的陝北大娘,吳耿禎在她們身上都感受到一種母性的堅毅,她們的所有實踐都是源自對家人∕家族的情感,陝北大娘們或許從不知道藝術是什麼,也不曾以藝術家自況,然而對吳耿禎而言,那些毫無功利考量,且藉由不同世代的情感所積累下的產物,才堪稱真正的藝術。正是這些強烈的內在體會,讓阿嬤與陝北大娘終於在吳耿禎的作品裡相遇……

在破碎的影像之間閃現的記憶與情感

一如過往的創作習性,吳耿禎終極的表達總是以整體空間為單位,在以「帶一籃水果去看她」為名的個展首部曲中,藉由影像剪紙、錄像裝置以及投影作品的集結,吳耿禎試圖在展場中營造出一種幽微且私密的氛圍。

同樣是剪紙作品,我們在這個展覽中將看到的,將截然迥異於過往的印象。這種經常在各種節慶中出現的民間藝術,通常使用的是紅色的紙張,它們以鮮豔的色彩與豐美的造型誕生,卻終不可免地將在時間的經歷中色消形毀。在此之前吳耿禎也用紅紙製作他的剪紙,並且持續在各種材質與色澤之間,尋找最理想的組合,然而最終為他採用的紙張,依然不具備永恆的條件。於此,吳耿禎深深覺得,既然從來沒有永不變化的介質,何不坦然接受,轉而欣賞它們稍縱即逝的美感,也欣賞在其身上所銘刻的時間歷程。

當放下了追求永恆的執著之後,無限的可能也就對其完全開放,在這次的創作實踐中,吳耿禎首次以自己的影像作品做為剪紙的材料。影像的內容包含多年前在陝北旅行時留下的紀錄,以及以阿嬤為主角所拍攝的照片。而在影像上進行剪製的圖樣,則一反過往那些個人化的創造,採用了既有的傳統紋樣或是曾經在其工作坊留下的兒童作品。那些原本清晰完整的影像,在剪出最終成果的過程中,逐漸支離破碎,於是,我們既無法完全掌握影像的內容,亦無法清楚辨識出那些剪紙圖樣的形體,而只能在這兩種慾望之間不斷地往返,藉由藝術家留下的片段線索,推衍出或許終究僅存在於我們意識中的整體。

為了此次的個展,吳耿禎連續幾次回到台南進行拍攝工作,拍攝的內容完全由他所設計,例如他將家裡的冰箱清空,在冰箱裡面及周圍的牆壁、地板上貼滿紅色的剪紙蝴蝶,然後請阿嬤坐進冰箱裡,這位已經八十九歲的老人家居然也欣然順服這顯然十分怪異的安排。拍攝的當下,阿嬤一邊述說著自己這樣看起來很邋遢,一邊開始抹油梳頭髮,就像一個很日常的場景一般,叨唸著過往的生活點滴或是還有哪個孫子孫女讓她掛心,阿嬤的自在與自然更加深了影像中一股強烈的超現實氛圍。

從吳耿禎拍攝的方式,可以看出他的目的並不在於如實地再現阿嬤或其生活片段(事實上也並不存在有這種紀錄的可能),甚而這些影像最終也因剪紙的程序而無法如實地再現它們自身。而在同時展出的錄像作品中,也有類似的解離,藉由後製與重新配音的方式,令觀者再無法獲得一個理所當然的影音經驗,進而得仰賴自身的想像去彌補那之間的斷裂或間隙。與此同時,吳耿楨也特別為每個錄像作品製作出僅容一人的狹窄展示空間,以型塑出一種私密的觀看體驗。

吳耿禎對阿嬤或那些陝北大娘們顯然有著深刻的情感與記憶,然而他並不想以敘事的方式表述這些內容,如果說影像始終隱喻著一種掌握真實的渴望,那麼在這些作品裡面則呈現了解構或抽象化這些影像的企圖,因為屬於藝術家個人的情感與記憶,終究也只屬於這個獨一的個體,因此,他只想藉由這些對他具有特殊意涵的材料,去創造出一個奇特且幽微的空間,以召喚觀者自身的情感與記憶,而當這些感受被觸動的同時,或許在其心中也將浮現出他∕她想帶著一籃水果去看她的某人……

(本文發表於誠品站,2010年五月)
 
Copyright © IT PARK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Address: 41, 2fl YiTong St. TAIPEI, Taiwan Postal Code: 10486 Tel: 886-2-25077243 Fax: 886-2-2507-1149
Art Director / Chen Hui-Chiao Programer / Kej Jang, Boggy Jang